×
淘星聞

上蒼選了妳: 全民女孩Selina的地獄90天-第一天(中)

文╱張承中

我到機場時不到五點半,顯然我是第一個到的,check-in完畢,還要等一個半小時。一個人站在機場,一下流淚,一下冷靜,走過來走過去,一直問自己,我對醫學一竅不通,我有什麼用?能做什麼?發現我竟然沒有熟識的醫生朋友!小郭提醒我找以前的一個長官,她投資兩岸的醫學美容,認識一些醫生,試著冷靜地告訴她發生了什麼事及需要什麼幫助,她連絡一個整形醫生以及他在上海的醫生朋友打給我,我聽了初步判斷這是將來的事情,現在他們幫不上忙。

華研同事打來,說剛剛送到上海瑞金醫院,我父親也打來,我請他立刻去打聽上海瑞金醫院怎麼樣。除了我父親跟小郭、小王,我趁著這空檔打了電話給小白及小玉。這兩人跟我的交情都夠,小白的人脈很廣,應該可以打聽到醫學方面的消息,小玉常駐上海六年,才返台不久,上海狀況他很清楚。兩人一接到我電話,剛開始都是笑咪咪地問我周五晚上要去哪裡啊?聽我說完,兩人口氣大變,我可以感受出電話那頭的驚嚇。兩人開始打聽,事情在我朋友間傳開,我的電話開始不停的響,不停的有短訊湧入。這樣不是辦法,我沒有時間跟力氣應付太多人,我需要熟悉上海、兩岸的人,了解燒燙傷的人,如果要返台能幫上忙的人,小郭、小王、小白、小玉四個人加起來應該夠了,我只鎖定這四人及我父親聯絡。

任爸到了。任爸一如往常,聲音宏亮精神飽滿,不過,我看得出來他的臉上有掩飾不住的擔憂。任爸不停的安慰我,叫我冷靜,說他會看面相,萱萱吉人天相沒事,只燒到背,皮肉傷罷了。阿嬤與青姐再隔一會兒也到了,兩人面色凝重,沉默不語。這時,小王回傳短訊給我,告訴我瑞金醫院很OK,他也是去那家,小白、小玉也打聽了上海醫院情形,回覆瑞金燒燙傷很有名,我爸爸也打電話來,告訴我:「聽說瑞金醫院不錯!」

接下來,我們靜靜上了飛機,飛了一個半小時,八點半抵達上海,華研聯絡車子來接。一路上,我們四個人幾乎沒有講話,可能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吧。一路上,我就是一下子忍不住哭泣、一下子保持冷靜,哭著想,怎麼會這樣?會不會很嚴重?會毀容嗎?會死掉嗎?

哭完擦擦眼淚,冷靜想如果很嚴重,我能做什麼?等一下到了上海,我會遇到什麼?我突然想起今晚本來要去參加婚禮,今晚是好友林志鴻(林志玲兄)的婚禮。他本來邀我當伴郎,我滿口答應,婚禮前一、兩周我父親說我近期內要結婚(原訂2011年4月1日),當人家伴郎會沖喜,一定要婉拒。臨時害他措手不及,念了我好久,前兩天他還特別跟我確認我會不會出席婚禮,我記得我說:「一定會!我再放你鴿子,你恐怕再也不理我了!」結果,我又放他鴿子。不過,他明天看到新聞應該就會諒解了吧,我傳了一個簡短的短訊「臨時有要事,無法參加,抱歉!」。

補記:寫到這裡是2011年3月初,我們原訂2011年4月1日的婚禮,因為她的身體恢復不了那麼快,已無限期延期。有一種說法是當伴郎不要超過三次,否則會結不了婚。我很早就當過兩次伴郎了,為求心安,對於接下來的伴郎(第三次)邀請我都是左閃右躲,在我自己婚期決定後,林志鴻的邀約我就爽快答應。一切就是這麼詭異,雖然我這麼小心,這麼寧可信其有,甚至聽父親的話推掉了邀約,在既定原本要當伴郎的日子,就這麼倒楣,這麼低的機率,發生了我婚禮無法如期舉行的事情。

2011年4月,我一口氣答應了兩個5月的伴郎邀約,突然間,我不大相信這個說法了,或者我也好奇我還能多倒楣。我想,把握當下比較重要,現在,能幫忙兩個好友,比起閃東閃西、閃說法、閃不知的將來,重要的多吧!

 

未完待續…

 

本文轉載自時周文化出版《上蒼選了妳: 全民女孩Selina的地獄90天》一書

Tags : 名人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