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上蒼選了妳: 全民女孩Selina的地獄90天-第一天(下)

小瑜突然哭著對我九十度鞠躬,嘴裡連說了七、八次對不起,我試圖扶她起來,發現她的身體整個是僵硬的,扶了好久才扶起來。一行人準備離開張主任辦公室時,我抓了一個任爸要簽文件的空檔跑進去,辦公室裡只有我跟任爸沒有別人,我拉下臉跪了下去:「張主任,我不知道怎麼辦,我不懂醫學,我只會求你,求你救救她!」那一剎那,我第一次懂了無助的意思,第一次體會到電視電影常常有的家屬跪求醫生情境。臨走前,張主任特地留他的手機號碼給我們,不管多晚不管什麼事情,都可以打給他。

離開醫院約十一點,林董事長安排我們先到他的飯店休息。總算見到醫生,聽到醫生說的話,大家心理應該稍微放心一點點了吧,進了飯店,坐在房間裡面,你看我、我看你。任爸忙著跟任媽打電話,任媽好像吵著要來,任爸說:「現在情況不明朗,來了也沒用,來了不就是我們夫妻倆抱頭痛哭而已?瑞金醫院的醫生很好,如果確定在這裡長期抗戰,妳再過來吧!」

阿嬤跟青姐忙著跟華研董事長、總經理聯繫回報,華研的內地戲劇主管也來了。林董事長的朋友,一位王姓內地律師也來了,王律師忙著安慰我們,並告訴我們上海瑞金醫院真的是內地燒燙傷數一數二的好醫院,在這裡醫療可以放心。

林董事長一直對我心理建設,要我有心理準備她的雙腿一定燒到焦黑了,我沒有勇氣問他這是張主任說的,還是燒傷常識。我,只是不停的在房間裡走過來又走過去,思考著我能做什麼。我讓阿嬤看她出事前寄給我的短訊,我跟阿嬤說我沒有回……我們兩個抱頭痛哭,但我們不能哭太久,因為阿嬤還有好多事情要聯絡。

趁著一個空檔,任爸突然跟我說:「阿中,你剛剛也聽到醫生說的了,現在的萱萱已經不是以前的萱萱,跟你當初訂婚的萱萱不一樣了,任爸很感激你陪著過來,將來不管你有什麼決定,任爸都覺得是對的。你放心,任爸硬朗得很,照顧爺爺之外再照顧女兒,沒有問題!」我當下吃了一驚,都什麼時候了,您跟我說這些,記憶中我沒有心力回話,一方面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一方面我正忙著跟小白、小玉短訊。因為,一下子感覺沒有上海地緣的問題了、沒有再找好醫生的問題了,也沒有送回台灣的問題了,我請小白跟小玉協助打聽如何是正確的下一步。

同時,消息也傳開了,我收到很多關心祝福;小郭是虔誠的基督徒,她一直寄聖經的禱告文給我。在那個脆弱的時間點,任何一個關懷與加油,都讓我不停拭淚。

 

本文轉載自時周文化出版《上蒼選了妳: 全民女孩Selina的地獄90天》一書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