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曲家瑞 3個禮物:好奇、勇敢、熱情

文/盧智芳

有人叫她「麻辣女教師」,也有人稱她「大膽」、「前衛」,曲家瑞自己不見得歡迎這些形容詞,然而這些年來,她領著學生不斷用衝撞展現創意,確實每次都令人目瞪口呆,結果又讓人驚豔。

她讓裸體模特兒站上大學課堂、帶學生環島訪問100多個檳榔西施;師生集體創作全台灣第一本性教育筆記書,最後得到「台灣優良衛教宣導版品手冊類第一名」……,再瘋狂的點子到她手上都能有個“happy ending”,她的書《拜託,不要每個人都一樣》,更大聲講出無數青春臉龐的心聲。

想要解構曲家瑞腦袋的運作,找出她創造的根源,卻驚訝地發現:那竟是一段在父母過度保護下,漫長、壓抑又扭曲的成長過程。

Q:回來教書後,你帶著學生做出各種大膽嘗試,背後的源頭是什麼?

大概就是我不要再像小時候一樣。我做任何事情,穿衣服、彈鋼琴、說話到頭髮長短,爸媽都會跟別人比較。我不要再活在別人的陰影之下,我要做我自己。

所以30歲以後,我才開始畫自己。很迫切、很飢渴,希望面對自己。我去買了大鏡子、畫紙,看著鏡子畫自己。一邊畫一邊想:這個人到底有什麼不好?

Q:如果有人跟妳過去一樣,因為想做自己或是創意不受肯定而覺得挫折,妳會怎麼對他說?

做任何事不要去please(取悅)任何人,有一天,那個「你」會自然形成。我在國外念大一時,剛好分配到全校最有名的素描老師,好高興好得意。可是他常常拿其他人的作品講,從沒拿過我的,我很火大,大二、大三都再選他的課,一度還跟學長姊說我最討厭這個老師,他很奇怪、完全沒有品味。

後來我換校念研究所,有天突然教授叫全班來看我的畫,他說這一看就知道是那個老師教的。我想說,怎麼可能?他根本沒有理過我。教授卻說這得到他的真傳,一看就是出自他的筆法。

我才知道有些事情是急不了的,我一直希望獲得重視跟肯定,但最刻意時反而得不到。有一天離開,我不知道我已經形成了、完整了,到另外一個地方竟然被別人看到。這肯定終於來了,雖然它來的晚。如果你持續還在這條路上,不用急,它會繞過來的。

Q:最後,談談妳覺得一個創意人應該具備的條件?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