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不一樣的月光」裡一樣說不出口的愛

Share

從小到大不管是學校、課堂或書本上的教育都只教會我們「愛」這個字怎麼寫,卻沒有真正教會我們「愛」到底是什麼。

我們可以學習到「愛」一筆一劃的構成,但我們不清楚構成「愛」的種種作為跟情緒,我們可以大聲朗誦課本裡的「我愛爸爸、我愛媽媽。」但是面對爸媽時卻怎麼樣也說不出口,不管唸過多少書、拿了多少學位,我們還是不太清楚更不擅長「愛」應該怎麼表達、怎麼說、怎麼做才是最好。

越是親密的人、越是在意的人我們常常以為自己的表達已經夠了,常常覺得自己已經做了這麼多對方應該要懂。

但你沒說出口,誰會懂你的心?

《不一樣的月光》這部電影裡各類不同關係的情感都被「說不出口」的魔咒牽制住了,和男主角尤幹情同手足的阿國感情好到可以同穿一條內褲,但阿國被迫要離鄉背井的不捨卻對尤幹說不出口。

尤幹的叔叔尤命面對遭逢巨變的小蘭只能不斷付出關心,幫忙張羅生活所需。他無法勇敢說出埋在心裡多年的兒女私情。

全村落都知道尤幹暗戀著她的美少女沙韻,只能透過去看尤幹練習踢足球、一起散步這樣的事情隱隱晦晦的表明著藏得很深很深的心意,甚至連尤幹已經幾乎要說出口的告白時她也只能不停甜笑著什麼也說不出口,後來終於忍不住抱住了尤幹,她也只說出了:「一起上大學,加油。」這樣的話。

小茹,這個台北來的女孩只能夠滿村遍地的喊著:「尤幹,尤幹。」尤幹去到哪裡她都想跟著,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喜歡上尤幹更別提說出口了。

但主角尤幹其實也是一樣的羞赧,目睹阿國難過落淚後突然失去蹤影,害怕摯友尋短的念頭讓他心急地四處找人,好不容易看見阿國從深山裡出現,他能做的就是把阿國拖到水裡扭打成一團。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後來他才終於肯對阿國說出了這樣的話,阿國邊嗑著他遞過來的泡麵邊說:「我去山裡探路呀~不是答應了你要一起帶阿公上山!?」這是兄弟之間的承諾因為尤幹說出口了所以阿國記在心裡了。帶阿公回老部落這件事,變成了親如兄弟的兩人在分開前必須要一起去完成的一件大事。,

他們不懂得玩弄心機,他們只會用盡全身氣力的付出,以自己可以做到的方式各自表達自己心中對彼此的愛。而這些聲聲慢的情感表達看在我們見慣告白場面搞很大的都市人眼裡真是讓人心急如焚,但他們照舊不慍不火、慢條斯理的過著原來的日子、踏著原來的步調,看著他們的不疾不徐卻意外讓人領悟到另一個道理。

只要心意夠真,有時候就算不透過言語對方還是可以感受到,就像是大山大水也感受到了林克孝對他們的大愛,而讓他長眠在他最愛的大自然裡。

《不一樣的月光》這部電影來頭很大,它是已故台新金控前總經理林克孝資助拍攝的原住民電影,林克孝生前花了八年的時間密集到訪南澳泰雅族舊部落,並且在2010年1月出版了《找路:月光.沙韻.Klesan》這本書。透過他的雙眼告訴我們宜蘭南澳泰雅族的故事。這漫長八年的時間裡林克孝在找的那條路就是70年前沙韻走上的那條不歸路,不料最終也引領他自己走上了相同的路。

整部電影用偽紀錄片的方式拍攝,在不同的鏡頭及時空盤雜交錯下道出一段段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導演的心很大想談的事情很多,不管是離鄉背井的惆悵同樣發生在阿公跟孫子這代身上。或是到底沙韻這段野史是個愛情故事或是其它傳說,早就隨著族人之間的口耳相傳延伸出太多不同版本了。然而,就像林克孝所說的:「歷史沒有真實,生命的幸或不幸完全無法分割,只能任由後人選擇他要的角度來詮釋。」

林克孝曾三度走上「沙韻之路」這條旅程,這八年的時間裡他的人生中出現了一名願意跟著他一起去尋訪「沙韻之路」的女子,他們共結連理組織了一個溫暖的家庭,雖然他已經離開卻留給我們最好的關於他的回憶,還有這樣的一部電影。

當妳羨慕別人已經找到那個不必多說什麼也可以牽手走遠路的人,當妳羨慕在不同的情感關係中都被衷心關愛的人,先問問自己能不能有同樣不容動搖的決心陪著餐風宿露、披荊斬棘,問問自己是不是不把別人的好與付出視為理所當然,問問自己是不是給了別人足夠的理由非妳不可。

不一樣的月光 Facebook

艾莉的FB

Advertisement
艾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