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姊妹淘看電影【鐘點戰】/我值得你多少時間?

Share

文/蔡燦得

看【鐘點戰】的時候我一直分心。先是想「如果這部電影換成那個誰來導的話… 」,譬如大衛芬奇? 史蒂芬索德柏?李安?會這麼想實在是我太喜歡這個故事了,很想知道如果換成別人來拍,會變成什麼樣子。

故事背景是在21世紀末,那時的人類基本生存時數只到25歲,外表也停留在25歲。等25歲一過完,內建在手臂上的計時器就會開始倒數,如果還想活下去,就得在接下來的一年想辦法換取生命時數。否則當計時器倒數到零,你就得死翹翹了。

簡單說,就是那句老話:『時間就是金錢。』的電影詮釋版(是在向富蘭克林致敬嗎?)。

故事裡的男主角(賈斯汀飾演)很窮,所以他每天都拚了命的趕在計時器數到零之前,工作或是變賣家當換取生命時間。換來的時間,也只夠他再活一天的那種程度。於是每天早上出門前,和媽媽道再見的時候,都是抱著「這是最後一次道別了」的心情,真心的彼此擁抱。

女主角(亞曼達賽芙瑞飾演)則完全相反。她爸爸是首富,從小她就知道這一生只要不去做什麼危險的事情,她就會這樣長生不老一直活下去,她永遠都不需要為了生存而擔心。

如果是妳,妳想要哪種生活?我分心的思考著。

到底要有「永遠都用不完的時間」會比較快樂,還是要永遠都活在「不知道能活到什麼時候」的焦慮裡才能感覺活著?

電影裡有一個已經活了上百年,卻還可以再活個上百年的有錢人說:『人還是要有死期比較好,不然總會活到不耐煩。』,他就是一個活得不耐煩的人。但每天都在變老與步向死亡的我,還真是無法體會活得不耐煩的感覺哩!對於長生不老的嚮往,我大概只差后羿一步吧?如果沒有嫦娥先吃掉了那仙藥的話,我或許會去吃吃看也不一定。

但隨著男女主角開始亡命天涯,過著「有一分鐘就盡力活一分鐘」的情節上演時,觀眾的心也隨著倆人手上的計時器起伏不定。每當生命在倒數到最後幾秒鐘,才有辦法輸入新的時數時,觀眾就會與角色共同經歷一次:『太好了還活著!』的開心。我漸漸能理解導演用這種手法來讓我們思考「有死期好像還不賴」的方式,否則我還真對於這部份故事線的岔題大感不耐。

有死期才會有活著的感覺,感覺得到活著,才會覺得「能活著真好」…是這樣吧?嗯,好像是。

那麼,當哪天「時間」真的就等於「金錢」的時候…你,願意用多少時間在我身上呢?我一直分心。因為電影中的角色也面臨了一樣的問題。

到底我們願意給我們所愛的人多少時間呢?

如果我們馬上就要死了,我們會想盡辦法跟最愛的人在一起。這是每當被問到『如果世界末日,妳要跟誰過?』的基本標準答案。但問題是,現在的我們,誰也都不知道是不是馬上就要死了,卻肆無忌憚的把時間都留了給那些我們在死前根本不會想要再看到的老闆、會議、簡報、投影機、電腦、網際網路…上。對於這點,我們到底哪來的自信,確認自己還有時間可以分給我們內心真正想要共處的對象呢?

所以,你到底會給我多少時間?在你心中我究竟值得你多少時間呢?換做是我,我會給你多少時間?你又值得我多少時間呢?

然後女主角竟然在逃難到剩下十幾分鐘生命的當兒,還記得要換上一套新衣與新高跟鞋。是的我又分心了,竟然數算起這種無聊小事。

或許妳也跟我一樣,會覺得這部電影應該可以更好,也或許妳覺得已經好看得要命。不管妳是哪一種,應該都對電影裡窗戶上那幾個大字「Don`t Waste My Time」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誰在浪費我們的時間?除了我們自己,我想不出還有誰能這樣做。

附註:圖片來自奇摩電影

Advertisement
蔡燦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