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寫青春

因為朋友的一篇追憶年少時光小戀愛的文章,無聊的我開始在社群網路上搜尋起,那些曾經在我小小的心靈中,留下帥氣身影和臉龐的男孩們。 

小時候家裡管得很嚴,學校也有很莫名其妙的「男女不能來往」的規定,反正,在 正值情竇初開的青春年華中的我,要不就是在教室唸書上課,要不就是在訓導處罰站,原因無他,永遠都是因為「跟男生講話」。那時候的老師老是指著我們一群愛玩女生的鼻子,說我們招蜂引蝶、不知好歹,小小年紀的我們不明究理的、就這樣被扼殺了青春期對異性的好奇,也同時傷害了對方少年的心。

還記得那天是國三學長姐的畢業典禮,我們依舊如火如荼地在教室上著課,汗水濕黏在炎熱的空氣裡頭,快要不能呼吸,心裡掛念著可愛的學長就要離開校園了,從此以後到學校上課變成一件多麼無聊的事情,想著想著就沮喪了起來,老師在台上的叨叨絮絮早就在耳裡變成悲傷變奏的驪歌。

下課時間,突然教室走廊傳來大聲呼喊我名字的聲音,一個學長抱著一大束玫瑰花說,「這是xxx給你的!他在樓下,你看!」我接過了花,一臉錯愕,心裡直想,這樣不就又要害我被老師罵死了嗎,這花那麼大我怎麼藏也藏不住,我該如何是好,你怎麼那麼不貼心,你畢業了可以這樣那我怎麼辦!你怎麼會幹這種自己爽卻害死我的事!我從三樓走廊往樓下穿廊看去,那個我喜歡的學長滿臉堆滿笑容、大力的跟我揮著手,之後大吼出了那關鍵的三個字,天哪,整個校園的眼光立刻射向在樓上的我,當然也包括訓導主任那不可置信的、要殺死我的眼神,我又驚又急又氣,一瞬間竟然就把那一大束花從三樓朝著他丟了下去,「你很煩耶!!」我大罵。

那一秒鐘,空氣凝結了,花瓣四落在空中飛舞,美不勝收,慢動作地、整束殘破花束不偏不倚地正中紅心,掉落在他的面前,帶來了滿地的尷尬與難堪。我不敢看他的表情,跑回教室,大哭了一場。(長大以後總是不經意地回想起那慘不忍睹的一幕,他是多麼滿心期待的浪漫情懷,我又是多麼任性自私殘酷的傷了少年的自尊啊。)

從此之後,直到今日,我再也沒有見過他了,有聽說他的消息,但也只是聽說。而他的臉卻好像從沒有真正離開過。

所以深夜的網路搜尋我想著他的臉,鍵盤一個字一個字打著他的名字,只是想跟他說一聲「對不起 」。

當然沒找到他。但卻找到了小時候小小曖昧的學長,只是,大家都變了,臉變了身材也變了,幾乎要認不出來了,要加他好友嗎?加了要幹嘛呢?算了算了。

也許我們的青春早就隨著那束玫瑰花,散落在空中了,只有那短暫的、瞬間飛舞的定格,最美。

(圖:我在好友台東部落婚禮接到的新娘捧花,從此之後,每束花我都會好好緊握,學習珍惜手上的幸福。)

Tags : 路嘉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