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印象的最後一个注解──鞋子

文/姚謙

在我許多女性朋友裏,有絕大部分的人都有嚴重的買鞋癖,因為在她們的眼睛裏,鞋子不但是一個基本功能的配備,而且還是一個很重要的裝飾物。我想這是來自於歷史的原因,向來女鞋都呈現出多面貌的設計和需求,自然造成女性對鞋的需求有更多的考慮和更多的想法。反觀在男性,鞋子的功能大都站在工具的需求上。事實上無論東西方的歷史裏,男性貴族們也都是對於鞋子有著很多不同的要求的,除了是在各種場合保護腳的工具,另外還帶有炫耀自己的權力與財富的意義。一直到這一兩個世紀,隨著男鞋製造的工藝進步,也隨著人群的思想開放,男鞋除了代表身份也已經代表了品位。
 
我一直以為男性對於穿著上的要求、品位的思考絕對應該放在第一位置上的,隨著時代對於男性穿著的開放,也隨著人們的經濟能力的提升,炫耀財富已經不再容易。凸顯品位與眼光也就成了一個重點,在什麼場合什麼穿著下,應該配上什麼樣的形式與質材的鞋子,往往都會讓人判斷出此人的品位如何。然而鞋子雖然藏在別人眼光中不容易搜尋看到的地方,但是,相信我,也只有在最不被發現的地方,反而才更能凸顯一個人對於生活的審美眼光。
 
據我觀察,男性的審美意識往往是從頭開始逐漸往下漸入細節的,而男女審美觀最大的差別是:男人對於意識形態的要求強過於賞心悅目;而女人則要求賞心悅目更勝於意識形態。這些年來,我觀察年輕的男女,在裝扮自己時都帶著角色扮演的趣味,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時代氛圍,鞋子在這扮演的遊戲中,就有著畫龍點睛的力量。對於不太細心的我來說,面對打扮的自己,向來也只在頭尾兩處花功夫稍作選擇,意思到了就可以。所謂頭尾兩處就是頭髮與鞋子,可惜的是,儘管我與自己一頭自來卷頭髮相處了半個世紀,依然對它束手無策,這半年來聽了一位日本髮型設計師的建議,留長了它,然後在後腦勺上綁緊打個結了事,也算是一個交代。對我來說還是喜歡靠著鞋子,來轉移別人對我這頭亂髮的注意力,這也讓我漸漸也走出屬於自己穿鞋風格。
 
在我的買鞋經驗裏,對於義大利人製鞋的手藝一直是十分的佩服,特別是最近十幾年來,許多義大利比較傳統老牌的鞋廠,因為時尚業的興起,注入資金和想法有了很大的轉機。在男鞋的創意上開始有了很多的解放和新的觀念。每一季買鞋的發表都讓我看得十分過癮。我特別喜歡的品牌是Prada,它除了製鞋的手工很精細以外,最讓我佩服的是,它們在皮革染整上,常常都有讓我驚歎與刮目相看的地方。也許這跟我學工業設計有關係,對於顏色我一直有著很多潛在的解讀,細微的差異可能有著很不一樣的意思。Prada就算處理很普通的黑色皮鞋,也都會有許多不同的表現,十分精采。在這個染整工藝相當精進的時現代,選擇出精彩的顏色總是一種時尚品味的表現,再我眼中這個品牌對於顏色的嗅覺,總是非常靈敏而超前,讓男性在時尚的細節上也有了很不一樣的表現。這是為什麼這些年來我每一季總會買上一兩雙他們作品的最大原因。
 
另外對於顏色有著較不一樣的眼光的地方,那就要首推日本了,我跟一些日本時尚行業的人共事過,發現他們對於顏色有著像研究科學般的的精神,嚴謹分類吹毛求疵,到有些偏執的地步了。這也莫怪許多國外品牌的鞋子,若要行銷到日本市場,似乎都需要另辟一道生產線,讓日本人來決定顏色。在我的眼中,日本男人選鞋子的顏色的要求,開放的態度絕對超出想像,就算是嚴謹保守的紳士鞋,他們也都有很多顏色和細節差異的選擇。更別說那些以青少年消費為主的運動品牌的球鞋和休閒鞋了,無論是如何誇張的顏色或花紋,多到琳琅滿目的地步!這可能跟日本男性對於服飾與打扮,觀念一直很自主有關係。所以在日本的街頭,你可以看到比女性更多樣的男鞋,穿梭在人群中,這絕對不會亞於我在巴黎所看到的。
 
說到在日本買鞋的經驗,就要順便提一提襪子了。我想日本人對於襪子的製作與想法,應該是世界第一的吧,無論是形式與顏色、尺碼與質材,他們一直都有著很仔細的分類與生產,這一種價格便宜的日用消費品上,他們居然可以以如此仔細的功夫去面對,著實讓我不得不吃驚。這也許因為日本男人對於鞋的要求的多樣,應映出如此豐富的襪子產業。相對照於美國人對於襪子的要求,那就完全不同了。因為對於美國人來說,舒適是唯一的要求,這也莫怪,在美國襪子總是一打一打的賣,形式顏色都沒有太多差別,如同買半年份的衛生紙般以量取勝。而當你看到日本百貨公司男性襪子的陳列,常常像一牆分門別類的書架,選襪子都要花上一番功夫。
 
鞋子與襪子,除了代表一個男人的品味以外,也暗示著一個人的生活習慣,而鞋子在社交場合裏,雖然總會最後才被發現,但這也代表著給別人印象的最後一個注解。有時候把穿鞋當做解構自己的一個武器,這是一種有趣的遊戲。我常常這麼跟自己玩,也常常如此的挑釁別人對我的看法。不管怎麼說,我觀察一個人,都是從鞋子開始,而你呢?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