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十五分鐘的音樂

一直計畫今年起把自己的人生做一個徹頭徹尾的調整,因為轉眼我面臨五十歲的來臨了。離開學校這三十年,幾乎都是在工作中度過的,因為從事的是自己喜歡的事。這三十年過得非常的認真和積極,不敢說自己有什麼成就,但是這三十年還活得踏實。只是我後來發現我喜歡音樂、這三十年以音樂為生,但在後來的十幾年除了工作以外的時間我已不大聽音樂了,若聽音樂也都是帶著工作目的、帶著理性分析和許多工作上需求的思考。然而音樂是服務人性並非理性,當我發現音樂對我來說失去了感性的功能以後,我也失去了感性的能力。
 
於是我決定改變我自己生活的方式,就是在自己比較不清醒的時候聽音樂,慢慢讓音樂回到我的生命和生活。我買了一台小小的播放器,可以用SD儲存少量的音樂,並且有時間的設定,我在每天睡前設定了起床的鬧鈴同時,也設定在起床時間的前十五分鐘在這台機器上設定了播放,於是每天早晨的十五分鐘我都在聽著音樂並在鬧鐘響起之後慢慢的清醒。我把音量設得很小,而每天早上聽那些音樂,都在前一晚睡前工作結束後做一些選擇,這些天來我挑了許多不同的音樂,有古典的、民謠、也有一些電子音樂。而且讓不同的音樂喚起我的同時,也看看自己有什麼樣的思想變化,我唯一不選的音樂是我自己創作的歌,因為我只想當一個純純粹粹的聽眾。
 
說也奇怪,一直對古典音樂不太熱衷的我,經過這幾天的試驗下來,我發現用古典音樂喚醒自己是最溫柔的。它會讓我在被窩裏多待片刻,養成我從來沒有的習慣叫做“賴床”,因為我貪圖多聽一會兒音樂。這樣的生活習慣改變的確給了我不少幫助,我開始願意在工作的空當中聽一下音樂,也許在廚房洗著碗我就把那小音箱拎到廚房陪我,哪怕就十五分鐘。恰好碰到元旦長假,這台小音箱跟著我在家裏的許多地方,每回就是十五分鐘,在廚房甚至在衛生間。我開始可以不專心了,當音樂響起我非常高興自己的不專心,因為那表示我放下了許多武裝,開始忘記了自己是誰,帶著什麼責任,甚至這些聽音樂時的片段,讓我短暫的忘了一些生活上的煩惱,
 
我想每個人聽音樂,都有他一些心理上的目的,有些人在音樂中找到安慰,有些人在音樂中找到認同,而我以前的目的是在音樂中找到下一步的創作,現在當我把目的改變的時候,音樂又回來安慰我,就算是那片刻的十五分鐘。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