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用兒童的眼睛看世界

Share

很久以前我在臺灣很喜歡看一個漫畫,我記得這個漫畫是女作家三毛推薦給大家的,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應該是南美洲的一個作者畫的。漫畫的名字是《娃娃看天下》,漫畫裏的主角是一個四五歲的娃娃留著齊眉劉海的娃娃頭,經常用很孩子氣的口吻問著很大人思維的問題。現在事隔多年,我已經忘記了其中許多細節了,但是還記得當時就給我留下了一個很深刻的印象,是關於如果我們用孩子的眼睛看這個世界,很多事情反而容易有了答案。如今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變成別人的叔叔伯伯時,更有這樣的具體體會的經驗了。

人在成長之中,因為每天都是自己跟自己相處、對話,所以對於自己的演變常常是不自覺的,於是有些人四十歲的時候還有著三十五歲的價值觀面對他的周遭人際關係,又或是用三十五歲的價值觀面對著四十歲的真實人生。因為他忘記時間已經過去五年了,這是一種很普遍的心理狀態,我自己也同樣犯這個毛病,老是忘了自己不是小夥子而已經是個中年人了,但也在這同時,我們在時間的流逝中,也感染了真實社會殘留在心理上的世俗觀。我們開始已經不再單純地面對著單純的問題,總是把自己複雜了、多慮了。幸好,我們開始有了下一代,他們像幾十年前的我們,以單純的眼睛單純的思維看這世界,因為他是我們的孩子,因為他們的單純,所以我們對他們是不設防的,他們像天使般地提醒著我們一些事情。

這幾年我從事流行音樂工作,我有一個很明顯的感觸,流行音樂的群眾一直往兩個極端發展:一個是低齡化,一個是高齡化。所以我常常看到幼兒們用著童言童語的審美觀學唱著成人的流行音樂,也看著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們抓著青春的尾巴故作青春地唱著流行音樂。相對來說當然幼兒唱的流行音樂是討好人的,他們被流行音樂感染的同時流行音樂也在同時被他們感染著。

去年年底我在做劉若英《一整夜》專輯的宣傳,因為藝人必須配合演唱會的關係,所以配合新專輯宣傳的時間很少。當時我想到了一個點子,找了一個小孩兒,唱著劉若英的主打歌《光》,果然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很快記住了這首歌。那是一個四歲半的小男孩兒唱著一個三十幾歲女人的成熟情歌,反而唱出某種反諷的幽默感來。我自己是對這個版本愛不釋手,所以放在彩鈴上使用,意外引來很多人好奇的詢問。當時我有一個很深刻的結論,原來小孩子用他們單純而童稚的語彙詮釋著大人複雜的事情時,比大人千言萬語的分析著自己來得更精准、更確實。小孩常常正是在反映出我們成人的自尋煩惱、矯揉做作和自戀。

前兩個月我瘋狂地把這個概念發展成一個更大的案子,我在上面得到了很大的樂趣。有一些曾經為音樂市場很熟悉的歌,經過小孩的傳達,結果都得到了不同的答案。“同一首歌”唱給我們更清楚的結論:自以為聰明的我們啊,結果往往是會自尋煩惱,兒童是我們的鏡子,“童一首歌”有著更美好的答案。

《時尚健康》專欄文章

MV:童一首歌 – 爱你:

http://music.yule.sohu.com/20060531/n243499149.shtml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