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Share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喜歡美術,我常覺得透過任何的一種文化媒材都是一扇窗,特別是美術,它是一個最具象的窗。關於美術分類上我偏好是平面繪畫,而我特別有興趣是巴黎畫派對亞洲的影響。在十九世紀末,亞洲各國陸陸續續受了西方各國美術的影響,對於自身的美術觀點起了很大的變化。我一直覺得變化是好的,是人們往前進的一個方法,在中國也不例外,然而在繪畫的題目上我卻特別偏好風景,因為風景對我來說不單單只是記錄下畫面,也記錄下創作者當下對於那個時候的那個景色的感受。我往往透過一個好的面畫會感受到一個創作者的心情,也能感受到那個時候那個風景的狀態。攝影永遠都無法超越繪畫就是這一點,繪畫太主觀而攝影太客觀了,當然,客觀也有客觀的美好。

在臺灣有一個藝術家陳澄波,他曾經在日本受過美術教育,學成後到上海教過一陣子美術,一直到抗日戰爭時才返回臺灣定居。他不是一個繪畫技巧很精湛的人,然而他畫的風景畫往往都讓我特別感動,無論他畫的是上海或者是淡水。他的筆觸樸拙,把技術放在最低的位置,然而他的情感卻很壯烈,在他用筆和用色上面,看得出他熱愛著自己居住的土地。往往在風景中的人都是兩三筆就勾勒出來,卻能生動地描述出在這景色之中人的流動;他畫的土地往往都是帶著橙紅色,仿佛帶有呼吸的生命力;他描寫的樹林雖然是一團團綠色顏料的交織,但是我總感覺到風的痕跡;他畫的湖面或河流永遠都是在流動著,讓我深刻感覺得到他是一個熱愛生命的人,只有熱愛自己生命的人才會熱愛他生活的環境。很可惜他在臺灣的二二八事件中遇害了,當時他還如此的年輕,好幾次我在美術館看到他的畫,心裏都特別激動,腦子裏想著類似交響樂的詩章。

美術往往給我音樂的聯想,即使是一個我不認識的藝術家,我不清楚的畫面主題。但是一旦打動我,我腦子裏面總想著音樂。在中國的藝術家裏面我特別喜歡周碧初先生的畫。他的畫也會讓我想起美好的音樂。

周碧初先生除了是一個優秀的畫家,他也是一位出色的美術教育家,他一生都在美術的工作中,他年輕時在法國學過美術,也曾經有十年移居到東南亞,最後回到上海從事美術教育工作。他的筆觸永遠是點狀的,一點一點不同顏色交構出美好畫面,而畫面是如此的人文與安靜,看著他的畫常常讓我覺得整個人都平靜了起來。我見過幾張他畫的枇杷、檸檬、橙的水果畫,在他的筆觸下,這些水果都變成了一張張美好的風景,我覺得只有這麼具有人文胸懷的藝術家才能看得到這樣的風景,即使是一件平凡的事物。近幾年來中國當代美術在美術市場風風火火地宣昂起來,美術仿佛一下子變成了一個投資標的物,然而回頭看這一群二十世紀初的藝術家們,他們的畫反而更吸引我。往往在最喧鬧的時代裏,安靜而美好的記憶才是心靈上需要的糧食。

工作最近我總沉溺在其中,也在其中得到力量回到工作。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