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買來的幸福生活

  這兩年驛馬星動,臺北搬了家、北京也安排了固定的住處。於是去找尋家裏需要的東西,為了住得要求也花了些工夫。臺北還好;搬家後都是用著跟了自己二十年的傢俱,很多東西都有了感情不捨得丟,這跟十年前我搬家時的心情大不同。記得那幾年每隔幾年就搬一次,每回都抱著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的喜心厭舊心態,認為新家就要有新氣象,每回總喜歡換新傢俱,每次住進全新住處的前幾個月,很是興奮、也很有成就感。也許是這幾年出外工作多了,所以心情變了,在這種三天兩頭不停換旅店住的生活,常常為了找不到電燈開關而沮喪、跟自己生氣,異發想念自己的家;睡回自己的床都會有幸福之感。所以這次臺北的新家;幾乎都是給過自己幸福感的舊傢俱,原來的床、原來的沙發、和原來的書桌。

為了讓自己住北京也能快點適應,我運了一半的書和被子、床單去,床也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找到跟臺北用的床類似。剩下的就都在北京添購,所以這一年,我陸陸續續的去了幾次在四環上以前我在臺北也常去的那家瑞典家用品大賣場,因為這家店這兩年剛在北京開業,所以生意極好,每回去都是滿滿的人。常常看見許多客人攜家帶眷的逛著;像我這樣一個人逛的客人很少,每次去我都覺得;觀察這些人的樂趣高過我買東西的樂趣許多許多。

在浴室與廚房用品區,往往都是聽見家中女性成員說了算,雖然其中他們經過了討論,但結論都是落在女性的口中。記得有一回聽一對中年夫婦,為了琉璃臺上的置物鐵架發生了小小的爭辯,男的喜歡三層間距較小的架子,理由是一架可放多,油鹽等物全集中。女的可不覺得;她喜歡一層的,一次買三個。兩人為這差異談了一會兒,最後在在女方質問男方:“那你能告訴我,咱們家用的醬油瓶有多高嗎?”後男方就不再吱聲,女方驕傲的把她要的東西放入黃色購物袋中。我聽了直笑,因為我也想不起來醬油瓶應該有多高,所以也跟著買了


女士買的鐵架三個,回
`家後才發現家中根本沒有醬油瓶。

到了寢具區,買床;大都是男方的天下,女方對床單、被套興趣遠高過對床的要求許多。尤其是在試睡這過程,只見男方換著不同姿態躺著,女方只能無奈的問著:“還行嗎?還行嗎?有次我見一對夫妻;在先生一次一次的試睡後下了決定,只見男方回頭又躺回床上,跟他的妻子說:“我在這躺一會兒,剩下的東西你去買吧,反正我也說不上意見。”女方回答得也乾脆,跟身邊的兩個小孩說:“寶寶,在這床上跟你爸爸呆著,我買完東西回頭叫你們。”說玩轉身就走。這會兒我在才明白,賣場上十幾張展示床和幾十張展示的沙發,為甚麼都躺滿了男人和在上頭跳要躍著的小孩了。

然而無論賣場裏的人他們之間如何的對話著,買家俱的地方總是有股說不出的太平盛世的安逸氣氛,這是我喜歡的。因為結伴來買的人們,都著來買後來幸福生活的期待,沒這個共同目的人是不會結伴而來的。至少在我這個總是身單影只的人眼裏是這麼看到的。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