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又一年

 

 又一年

 

跟所有人一樣總是逢年過節時才記得要檢討自己,才記得時間是匆促的,轉眼又過年了,記得才離上次的新年不遠,轉眼又老了一歲。

   我很喜歡美術史,喜歡的藝術家我更是喜歡細細的琢磨。對照著他們年輕時 中年時 老年時的作品,雖然我相信曾經聽過的一個說法。每個人一生只創作一個主題,無論他有多少作品,都是圍繞著同一個主題上的。但是我也相信在不同的年齡段 對於同一個主題還是有不同的觀點與手法。剛剛提到的我喜歡的美術創作藝術家們,我發現他們在我這個年齡段40幾歲的時候往往是創作的高峰,也就是說在思想的深度與技術的成熟度最平衡的時候,許多的音樂家他們驚鴻一瞥的精彩作品往往出自于少年。許多文學家耐人咀嚼的作品往往發生在晚年,其實在每個年齡段都有它優勢的地方以及它軟弱的地方。我現在已經是進入中年最中間的階段了,也許也應該是我著一生中思想與技術最平衡的一個階段了,我應該怎麼面對我的中年呢?這往往是我逢年過節不停問自己的事情。去年一年是我在職場生涯裏面最辛苦的一年,幾乎到了前無來路後無退路的階段,好幾次我不禁懷疑自己,真正的人生價值是什麼?過去我寫的歌,製作的專輯真的有意義嗎?我與我認識的人,我的存在對他們來說是有價值的嗎?去年是我對這些問題 懷疑最多負面思考最多的時候,然而在這個時候回想起來,也覺得這一年來也是從新自我認識的一年,我覺得自己真的不是那麼重要。也不是那麼有人緣,極不灑脫,也不聰明。很多過往得到的人生道理與結論,都只能當它是個感想,不太實用。我還有那麼多人生道理需要去學習去覺悟,還有許多心靈上的課程,需要去面對與實踐。

   在北京生活的日子裏,我覺得白天特別短黑夜特別長,在臺北的時間總是特別的飄忽不塌實,特別在這幾年,朋友的離去減少多過於願事的增加。越來越多的事情找不到安心的答案,心中對家人與朋友的虧欠感越積越多。然而這些事情在下一個階段會得到改善嗎?還是人生本該如此,就接受它吧。到了年底這些日子我就不斷的想了又想。

孤獨感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我年紀很輕的時候,我就相信生命的本質應該是孤獨的,也就是說寂寞應該是個常態。我不是一個孤僻的人,在我生活裏面很多的養份是來自於閱讀後孤獨中的思考得來的。說也奇怪,很多事情在接受自己的生命是完整而孤獨的時候,對許多事情的判斷與結論可能會更清澈而客觀。我許多的創作以及工作上的創意都是在這樣的環境裏面延伸而成的。

    在我生活周遭遇到的人,大部分都是害怕寂寞期待有著讓自己安心的伴侶,我常分析的想,因為這些人和我一樣,生命的基調都是孤獨的,所以才期待有伴侶。有這樣孤獨感的人應該是多數,從許多的文藝創作,博客,論壇,甚至聊天室裏面的對話,都一再的證實我這樣的看法。在孤獨中人們說的話都充滿著對於有伴侶的期待,所以說話的語氣都是如此的熱烈。那些話語和一些感想像一朵朵盛開的花,開放在人與人溝通的電波里。在這些渴望的話語裏,和充滿著深刻感受的文藝創作裏,交繪出當下時代的氣氛,尤其在這網路為主要溝通工具的時代,人與人見面的機會少過於在網路上的溝通,有時真讓我覺得是虛擬與真實的交錯分不出真偽了,人們的孤獨感更深了。我常覺得這是個越來越寂寞的時代,相對也是人和人溝通最喧嘩的時代。

       我喜歡的幾位畫家與文學家,例如:梵古,張愛玲……等他們最精彩的作品經常都是在孤獨感極深的情況下創作出來的,在孤獨時人真的能說出更深刻的心裏話,更感動別人的感受。

       所以我常常告訴自己也和朋友分享這樣的觀點,不要害怕寂寞孤獨,反而去享受孤獨,與人分享孤獨吧。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