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星聞

橋的顏色


   最近我最常思考的事情,就是姚謙色彩,我真的不覺得我有能量畫出一塊領域是我的,相反呢?我一直這麼認為自己:我只是一座橋,想讓有才華的人,經過我踏上他想要的舞臺。這一直是我最大的人生目的,與自我實踐的方向。如果經過這個橋的人畫上了一個顏色,這絕對不是我想要的結果。我寧願被人感染也不願意感染別人,甚至我很享受被別人感染的狀態。很多人覺得某些特質是屬於姚謙的,我真的很心虛這樣被別人的看,因為我知道自己還沒有到達有這樣的能量,如果我有任何可以被注意的地方,所有的養分都是來自己我身邊的人,我一直慶倖自己有緣與許多有才華的人一起工作,因為他們的才華交匯,讓我有了比較寬闊的視野。我頂多在我瞭解的局面裏,以一些實戰的經驗做出判斷。大多數有才華的人都相信合作夥伴,我一直扮演這麼樣的一個幸運兒,就拿我和袁泉的合作,我真的非常享受在這過程中以她的思想為思想,以她的眼睛為眼睛,以她的感受為感受,透過了袁泉我真的可以感受到一個寧靜的女人心,在這喧擾的世界上,生活裏的點點滴滴感觸。而我呼應她的是,音樂上更多面的選擇,在這張音樂作品的工作過程中,我真的得到了很多的滿足,學習和自我完成。尤其在這唱片市場最穀底的時候,反而在音樂上開放的勇氣最大,袁泉的支持與鼓勵是我做這張專輯最豐碩的禮物。專輯裏主觀最多的介入可能就是在編輯與規劃的動作,終究那才是我的專業,也是我應該去面對的挑戰。無論最後的結果是被喜歡了或不被喜歡了,我都要深深的鞠躬,謝謝所有曾經耐心的聽我作品的每一個人。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