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所知道的愛情


  我所知道的愛情非常有限,以實踐者的角度來說,我的經驗非常的少。但是以職業上來說,寫了許多情歌誤導了大眾像個專家一樣。也因為實踐的少所以特別渴望,因為特別渴望所以敏感,周遭只要有愛情的氣味,就算發生在朋友的身上,我都撲風捉影,當作自己的事情去思考去推敲,久了也像一會事兒。

  前不久朋友的朋友,寫碩士論文題目是《卡拉OK裏曆久不衰的歌曲分析》這十年持續在排行榜前十名的歌曲全都是情歌,其中有一首我寫的《最熟悉的陌生人》,他希望作者提出說法,我的說明是:大部分的愛情結束後,雙方都成不了朋友,兩人關係一下子從最熟悉的人變成了陌生人,這樣的故事屢見不鮮,連我自己都是一樣的。也許是這個原因吧,得到了比較多的共鳴,也許它變成了一種遺憾的情緒,所以得到更多的注意力。愛情是常態中的異態,雖然總是會發生,但它始終是要打亂常態生活,在愛情中往往苦頭多於甜頭,就因為它太甜美了,人們總是奮不顧身的投入,愛情像搬家一樣,大幅度的改變習以為常的生活。然而愛情結束後,各自回到習以為常的生活裏,確是那麼的為難。《最熟悉的陌生人》說的就是把在意的人在短時間內冷處理,這真是一件勞心的事情啊!

  愛情本來就是一件勞心的事,因為實際的狀況永遠跟不上心靈的進度,人憔悴了但心還是火熱的,記得我在順子的歌曲《問自己》裏有看到這樣一句,最近從讀它還是頗有感觸地一段詞:往往心中最愛的那個人,最後卻離自己最遠好像高比例的情侶們,走到最後都是這樣的結果,即使沒有分手面對面也是有一段心理距離的,這就是我為什麼寫袁泉《擁抱的問號》。

   套一句概略性的說法,愛情不就是那麼回事!但這麼簡單的一回事,卻能寫出千萬篇催人熱淚的小說,演出千萬出盪氣迴腸的戲劇,也提供千萬人在KTV裏唱著唱著情歌,做著心理治療.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