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寫情歌的意義

Share

情歌一直是流行音樂的主流,有太多人寫情歌,有太多種寫情歌的方式,有太多角度可以結論愛情。當然,所有的情歌最後的結果是感動了誰?留在誰的心裏?

前一陣子我面臨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危機,在新人的專輯工作中,我屢次跟企劃在想法上有衝突。所幸的是我們有很長的工作感情基礎,所以在一次深度的懇談後,他對我說出了一些忠告。因為對他的信任,這段時間我一直拿著這些忠告,對照我的想法和行為處事。例如我比較主觀,理想型過重等等,其中有一條忠告我最在意的就是,最近我寫的歌太文藝腔了,這句話讓我想了又想。

舉個例子吧,以江美琪《戀人心中有一首詩》這張專輯來說,為了讓歌曲與新詩更接近,我讓幾位朋友在專輯中以新詩的方式讀著幾段歌詞,我一直以為這是一件被接受而且有好響應的事,但是我的企劃告訴我,因為你周邊的人尊敬你,所以沒有說出實話,起碼在他身邊的人都覺得這是一件做作而又扭捏作態的事兒。這對我真是一個很大的驚嚇!然而我卻很感激他對我說出了實話。雖然我心中充滿了困惑甚至迷茫,但是這真的是值得我去思考的問題。

什麼樣的文字什麼樣的表達才是恰如其分的,尤其在中文的文化產業上,而我又在這個產業上工作,不停地在取悅與誠實之間做選擇。這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戰爭,但是情歌,無論它用什麼方式、什麼角度、什麼人,唱出真情流露應該才是它的歸屬。然而在這媒體繽紛蓬勃的年代裏一首真情流露的歌比較容易被淹沒,而歌詞的文學化在這個時候似乎有它的必要性,我何嘗不想用些可愛或者激情的詞語寫著情歌,因為這樣的說法最容易讓宣傳者或媒體取樣或截取做出煽情的新聞。

在這個引起注意是制勝關鍵的表像年代裏,文藝性似乎是奢侈的,甚至是可恥的。最近幾周我在臺北,在所謂的主流媒體上看到的竟是無原創性和盲目的複製文化潮流,《我愛台妹》從次文化變成主流文化的審美觀裏,對於文藝與女性的尊重反而是一件做作的事了。這些想法重複地在我心中左右來回的擺蕩著,幾乎讓我這段時間無法寫完一首歌,情歌的價值真的是隨著潮流而變動嗎?我們最近喜歡的一首情歌和十年前喜歡的一首情歌真的有流行性的差別嗎?我們愛一個人的感動或離開一個人的痛苦在十年前我的心上或十年後你的心上會有多大的差別嗎?

前兩天我有了一個小小的結論,因為我聽了一位我非常欣賞的女歌手用簡約的方式重唱了《但願人長久》,我似乎知道我再下來應該怎樣寫情歌了。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