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Yellow 黃種人的時代

Share

整整一個月都不在北京,這段時間上下飛機的次數高達20多次,忽然發現我進入了另一個階段,從北京、香港、臺北的穿梭變成了北京、香港、新加坡、上海的穿梭了,甚至下個月可能還加入曼谷、雅加達、馬尼拉、吉隆玻的可能。亞洲的年代真的來了,起碼對我來說真的來了。

也許對觀察經濟的人來說亞洲年代早在幾年前已開始,隨著中國與印度的興起,這波潮流更是勢不可擋。然而經濟的活躍也是代表著人們的溝通頻繁,人們的溝通頻繁也代表著更多的文化交流。這時候華人的文化產品,成為了熱門的項目。華語流行音樂在此刻又有了新的氣象。只是,我們準備好了沒有?特別在數位通路上,壟斷盜版與窄化思維一直是華語流行音樂成為世界主流的最大殺傷力,然而音樂的力量並沒有因為這些挫折而稍微停息。前一陣子亞洲週刊就針對華語音樂的興起提出討論,其中談到了許多中文的魅力。隨著這波亞洲的興起,四處散開,整個亞洲似乎以聽華語音樂為時尚的流行。即使在不說華語的區域裏依然能聽得到華人的歌曲。文中討論了周傑倫,S.H.E,以及Yellow李顏龍。

Yellow李顏龍對內地人來說是個很陌生的名字,但在三個月前,我曾以另類的宣傳方式在臺灣的7-11通路試著販賣他的單曲。在有限的媒體短暫的播放下,沒想到居然有了不錯的銷售。這讓我有更深刻的思考,所謂的主流音樂在數位年代的來臨,真的有了相當大的變化。這兩年,頑固的唱片業者和放不下身段的天王天后們,在舊伎倆下屢屢失敗,黔驢技窮,每個人在尋找著出路,放下身段面對群眾好像是最不容易做到的。然而,隨著亞洲經濟的興起,下一個在浪頭上的標地人物似乎只能指望著肯放棄舊思維,願意面對自己,面對群眾的新生代了。說實在,我已經厭倦了過去港臺音樂的自憐自溺,固步自封,也困惑於國內大部分音樂的虛張聲勢,在華語音樂整合的年代裏,什麼才是可以留下來的作品。昨晚我看了李安的《色·戒》,對照著這34年內地大導演的所謂大製作大片,或臺灣的獨立製片的電影,真的有所領悟。這跟華語電影與華語流行音樂似乎有著相同的對照。為什麼臺灣的文化創作總是跨不出自我呈現大格局,而內地的作品只顧著虛張聲勢、缺乏內容?

我相信文化消費的群眾心裏都是清楚的,什麼才是符合這個時代的作品,什麼是他需要的。即使鑼鼓敲得滿天震響,媒體通道都被壟斷,不好的作品還是留不下來的。也只有在這樣的年代裏,檢驗著從事文化傳播工作的人。

我還是對明天充滿著希望,當我製作Yellow李彥龍的單曲《yellow》的時候,當我面對著這個未滿20歲的年輕人,當《yellow》這首單曲被亞洲各地的一些人聽到,他們的回應總是讓我覺得明天是樂觀的。因為我相信黃種人的年代真的到了。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