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排行榜的意義


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我們生活在充滿著排行榜的世界裏,什麼事情都有排行榜,什麼樣的排行榜最後都引導到一個終點——請你掏出錢來照著排行榜買單吧。媒體建立排行榜有兩個好處,一個是排行榜本身刺激銷量或者流覽量;另一個是在排行榜中的名單或多或少會給點好處。我絕對相信有許多排行榜是公正的,起碼在出發點上它曾經是公正的。然而越有影響力的排行榜,面臨的挑戰越嚴苛。因為在錯綜複雜的傳媒網路裏,被關注的排行榜永遠是新聞造句最好的根據。在媒體的關注下排行榜已經不再是個排行榜了,它是一個發言的平臺;排行榜已經不是排行榜了,它形成了一個投機取巧的視窗。

    其實排行榜最早的發明也是因為商業目的,想借由人性的共趨性來製造商機,這點跟打折吸引消費者有著異曲同工。然而跟所有的遊戲一樣,玩久了參與者發現了遊戲規則外的空間,製造者發現了它額外的價值,於是作弊的事情悄悄地發生了。如同我在《音樂與謊言》中所提的事件,當大多數參與者把精力放在作弊上免得在排行榜上不好看時,排行榜已經失去最初美好的意義。

    其實在實體的年代裏,排行榜還是有它必要的存在性,尤其在資訊告知下,排行榜的確是消費者重要的資訊。雖然消費者也漸漸明白排行榜中蘊藏了太多商業介入,然而在媒體是主動的年代裏,有錢的廠家可以用預算強迫洗腦,大多數的消費者也漸漸地失去判斷力。在這個數位年代裏消費者不再是被動的了,而網路媒體還用著排行榜的伎倆,他們能支撐多久呢?在網路年代裏提供人們一個新的生活態度,因為大眾族群是由許多小眾群眾組成起來的,有長遠思考的數位媒體是很樂意提供出給使用者容易搜尋各種資料的工具,那才是數位業最大的商機。點閱率的排行榜是其中工具裏面比較不重要的一項,因為以點閱率排行榜來謀生往往是一個不能長久去經營的策略,如果過度的偏重它最後會賠了全局。誠實地說,在音樂的網路世界裏,作假的排行榜比比皆是,有的是主動造局,有的是被動的走到這個局面。然而全盤的檢討是不是網路媒體太看重排行榜這個數位年代以前的舊價值觀呢?如果數位平臺的經營者價值觀是舊的,那麼使用者流向別處是必然的結局。

    以上的話只是一個音樂業者的憂心,當許多音樂從業人員繼運作唱片排行榜後,把精力轉移到數位音樂排行榜,數位的明天不見得更美好了。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