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創作的意義


這幾年你若要當個歌手,要得到電臺或樂評者的支持,你最好是個創作歌手。狡猾的唱片公司,在生產著歌手這項產品時,總是讓這些有演唱表演才華的新人們,附加價值的要求他創作。就算他沒有這方面的能力,解決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拿著一個可錄音的機器,隨口哼一些片斷,再請編

曲的
老師們,把零星可用的樂句,如拼盤般湊成一首歌,加上華麗的編曲以及聳動的歌詞,一首歌還是能完成的。作者灌上歌手的名字,一位創作型歌手于焉誕生。

    在這創作歌手林立的歌壇裏,創作歌手真的是我們唯一需要的麼?我聽到絕大部分愛樂者的聲音,他們要的是好的歌手和好的創作。在這打了二十年原創為標準的審美觀裏,我們幾乎忘記當初追求原創的原因,和現在我們需要的是什麼樣的音樂。在我的看法,原創是可以獨立於詞曲創作,也可以獨立於演唱,獨立于編曲,甚至獨立於表演方式。就算是一首不是華人的創作,如果能以現代的華人觀點,精彩的再演繹,都是一種原創的精神。

    早年詞曲創作比較不普及的年代裏,華語音樂總是流行著歐美和日本的歌曲,填上了順口的中文詞,編曲與音樂全本照抄地轉譯過來,這樣的歌比比皆是。唱片公司不求長進地順水推舟,使得華人原創的聲音,從愛樂人群中蔓延開來。很快的,校園裏一股清新的原創聲音,打倒了唱片公司廉價壟斷的形態。二十多年來,在各地華人都產生了非常優秀的音樂創作者,港臺從早期的羅大佑、黃霑,到近期的周傑倫,內地崔健、老狼、鄭鈞,都是因這樣概念下的豐盛果實。然而世界改變了,華人社會從一個封閉的階段,演變到現在是一個開放和領導的區域。有的時候我常常感歎,我們真的是開放嗎?是不是聽著國外最新的排行榜這就是一種開放?我相信的開放是一種真實地交流,如果借由別人動人的作品,轉化成現代華人的觀點,讓更多的華人聽到,這才是真的開放。華人原創為什麼還是在主流媒體當作一個一刀兩面的審美觀呢?在這些握有主流媒體的審判者手上,這像是一把斬妖魔的利劍,強制的保護著自己人。扭曲的審美觀,延伸出一批扭曲的音樂作品。

    我仍然相信鼓勵華人創作是一個仍然要繼續的方向,然而千萬別掉入創作歌手就是最高榮譽的迷失。我們仍然要尊敬有演繹才華的純演唱者,我們也要鼓勵把國外的創作以全新的華人觀點和這個時代精神再創作的編曲們,因為一個多面向的音樂環境,才是蓬勃與健康的環境。我常好奇許多排行榜,總是分著地區做排行,美其名是保護自己的原創,然而骨子裏,我懷疑這樣的局面是對自己人的創作不自信。

    世界真的變了,審美觀也在不停的改變中,許多超越了其他區域的創作已經在內地誕生著,大部分都不是主流媒體所樂意推薦的。我甚至要感歎地說,大部分在主流媒體的排行榜上,國內的音樂都像是歐美、港臺的複製品,而港臺的排行榜全都是幕後商業利益交換來的成績名單。排行榜中就落入商業營運模式的表皮文章,而真正的創作,正壯大的在華人社群中進行著。我常常在一些不知名的音樂網站上聽到動人的作品,我相信他們將會成為一股力量,同時我也覺得華人音樂的茁壯,應該有更多非華人音樂的介入,才會蓬勃而健康的往下前進。

    記得好幾年前,我從版權公司提供的一批新創作的歌曲名單裏聽到了一首歌,驚為天人。雖然他不是華人,但是音樂是沒有語言界限的。我把那首歌選入王力宏當年的新專輯裏,不出我所意料,好的音樂是不會寂寞的,那首《公轉自轉》果然得到了許多人地迴響,因為在華人地區的成功,不久後在國外也有了英文版的誕生,我相信這樣的例子在往後的日子裏還會再發生。

    也許我的觀點是錯誤的,我仍然在不停地思考這件事情,關於創作,關於原創。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