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說了太多遍的愛情以後

    又是另外一年的開始,每個人總是有著新的希望。人們的希望大部分都是面向自己現在所沒有的事物和願望,也許是過去的時間裏未完成,也許是失去。特別是在情感的層面上,人們總是花比較多的時間去感歎和惋惜。在新的一年開始,總是希望能夠有所為,少些遺憾,特別是在愛情上。在這個新舊交替的時間裏,更觸動了許多人有感而發的創作。

    前兩天我在飛機上,看到了一篇文章,它就說著電影上關於愛情題材的創作。他舉了王家衛導演的新電影《藍莓之夜》為例,題目叫做《早就說過的故事》。的確愛情這個題材早就有人說了,一直到了今天,在這最大眾的主流題目裏,要說動人心,的確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人們總是重複著自己成功的模式,就像孩子總是堅持著自己喜歡口味的糖果。我還沒有看《藍莓之夜》這部電影,但是我對王家衛的創作有著絕對的信任和信心。但是這篇文章很深刻地提醒了我,我是否也像絕大部分的創作人般,像叨叨不休的老人,一直重複用著同樣的方式,說著同樣的故事。為什麼這麼久的時間裏,已經很少有感動我或感動別人的情歌。在這處處彰顯自己,以不擇手段為方法的年代裏,應該更需要打動心底的美好創作才對。我做到了嗎?我能做到嗎?

    上個月我在臺北和一位從未到國內工作過的音樂工作者聊天,我們討論著近期是否有動人的歌,然而不約而同,我們都提到了《香水有毒》這首歌。說也奇怪,我們兩個人怎麼都喜歡這首歌啊?在傳統的樂評角度來說,它是一首彩鈴歌,另外一個定義就是說它是屬於庶民的。然而他不但在庶民間流傳開來,也意外的讓海外的華人發現了這麼一首歌。我必須誠實地說,這首歌在整首的製作、編曲、演唱方面都不是很精細,甚至有些俗豔之氣,但是整首歌的創作卻有著動人的魅力。它也許吻合了之前的說法,就算早就說過的故事,在太熟悉的國度,以處女地來開發,總會發展出令人大開眼界全新感受的觸動。《香水有毒》就有著這樣的精神,它少了港臺情歌的扭捏作態,也沒有內地樂評們喜歡的樹立旗幟的陳腐公式,在沒有派系裏的創作才有一鳴驚人的力量。

    在創作裏我們總是從名師出發,成就往往是意外獲得。所謂無心插柳這樣的故事,總是發生在創作的領域裏。在這名牌標籤當道的年代裏,媒體迷失了,當事者也迷失了,然而我相信閱讀者總是清醒的。我希望我在新的一年裏,也能有著不同以往的表現和努力。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