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從“不是啦”這句口頭禪的聯想

    最近跟香港朋友的一次聊天中,也許是比較熟悉了吧,我聽到他們比較坦白地說出跟臺灣人交朋友的感受。在他們心中,臺灣人絕大部分都是友善而有理的,但要真的成為朋友,是需要花些功夫,比較困難的。我笑著問他們:為什麼呢?他們回答我:應該是自尊心吧!這句話像一句響雷,重重地打著了我。因為我也曾經用這樣的理由,解釋過我與臺灣以外地區的人交往的感受。然而我接受我香港朋友的說法,人與人交往自尊心總是一個門檻。我追著問他們:你們怎麼會覺得臺灣人自尊心很強呢?其中一位朋友笑著說:我所有的臺灣朋友都有一句口頭禪,每回說到重點或說到對方不願意面對的事情時,你們臺灣人的口頭禪總是笑著說:不是啦,其實事情是…’當我正笑著想要拒絕他的論調時,我像中了邪似地脫口而出:不是啦。忽然我明白了他們的感受是什麼。我們總是害怕被一語道破心中的困境,也許在我香港朋友眼中的臺灣人,總是選擇著溫柔地否決。對對方來說,特別是對香港人來說,這樣的對談,總會忽然地失焦了。

    在我心中,香港人總是太明快、太直接,甚至太理性。許多事情總是以最經濟的方式、最經濟的時間,明快解決。早期總覺得香港人不近人情,然而這20年來,老是與香港人一塊兒做事,其實我越來越喜歡這樣的方式,甚至也變成這樣的人了。當臺灣人嘴巴說不是啦,其實也是一種接受的態度,只是對許多人來說,這句口頭禪是為了緩衝直接面向現實的空間,並不代表否決或不接受。也許就是有這些緩衝的習慣,臺灣人總讓人覺得較為溫柔,因為我們總不習慣太直接地把自己與朋友或同事之間,掉入了絕對的對立關係。其實這樣的方式也反映在臺灣的流行音樂上,臺灣人寫的情歌總是較曖昧、較不明朗,相對來說,也增加了許多浪漫與想像的空間。我很喜歡一首香港人寫的情歌是《偶遇》,那首歌寫得極美,每回聽到總是讚歎,即使是一個偶然相遇的浪漫場景,香港人都能寫得出陽光明媚。這樣的題材換到臺灣人的手上,可能只有更多地感歎與回想。在香港有許多寫情歌的高手,我相當佩服,總覺得他們用字極為簡練,結構佈局總是邏輯清晰。每回聽著香港人寫的情歌,總像一出出好看的電影,一場場明確交待的場景,從不拖泥帶水!這是我最大的弱點,我老覺得我寫的歌詞總少了這份決心。

    說真的,我越來越喜歡香港人,尤其是跟他們工作,總是比較沒有後顧之憂,事情交代清楚之後,說完再見,對方總是快速地轉身離去。每回去香港,總是覺得香港在一直變化著,就算見面的人改變了,但都有似曾相識之感。我在香港也總是速度會變快,匆匆地來去,一天能幹許多活兒。

    我有許多朋友,後來因為工作的關係,都搬到了香港。幾年之後,他們說話的節奏也變了。他們回台的時間減少了,偶爾與他們聊天,隱約地感覺,絕大部分來香港工作的朋友,好像都沒有回台的打算。這點與我在北京認識的朋友不同,我許多在香港工作的北京朋友,他們一有假期就往北京奔,這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差異,似乎香港便利與華麗的生活是滿足不了這群北京朋友們。我有許多從臺灣嫁到香港的女朋友們,總是很快融入了香港的生活,雖然她們口中總是叨念著想念臺北的小吃。

   最近在臺灣公共電視臺播放跟香港有關的老電影,讓我重新看了一遍好朋友楊凡導演的《流金歲月》。看完之後,心中不禁感歎著,原來20年前的香港跟現在的香港,活在當下的氣氛從未變過。只是前後對照才發覺,人事依舊,歲月已過,在一個這麼華麗、人流匆匆的島上,流金歲月這句話是最恰當不過地形容。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