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抽象精神的寫實

Share

在人的意識裏,眼睛看到的、行動造成的,我們籠統的都把它分類成具象。心中感受的、潛意識裏的,我們概略稱它為抽象。在創作的世界裏,這兩類型的表達都一直進行著。我曾經在之前的一篇文章裏提過我對華人抽象美術的粗淺感受,關於具象,似乎是比較容易去理解的。然而這幾年,因為接觸中國當代美術,對於寫實的畫派有了較多地認識,也改變了許多我對美術的看法。

記得我有一次在中國美術館看到了冷軍的作品,畫面上是一顆生銹的五角星,我記得當時畫作前圍了一大群人,因為這個作品逼真得讓人乍舌,甚至許多人禁不住誘惑想伸手去觸摸。我當時在畫作前也扎扎實實的被作品嚇了一跳,在畫作前看了許久,這個作品勾起了我對冷軍的好奇,也對當代藝術裏寫實畫派有了重新的感受。後來與朋友聊起冷軍,大家都用這句話來形容他的作品:比照片還真實的寫實。我同意了一半這樣的觀點,但是在我後來閱讀了許多關於冷軍作品討論的文章後,我發覺這比照片還真實的寫實,其實它應該歸類於抽象,而且是很當代的抽象。類似這樣的經驗,不久以後我又在陳文驥的作品上發現,他的作品更冷靜,更哲學。雖然畫中之物清清楚楚地展現,你透過畫面的真實,看到了虛無而潛在的抽象情感。如冷軍與陳文驥兩位這麼有深度的創作者,的確讓我在粗淺的藝術瞭解上上了一課。

我雖然在臺灣出生與成長,但這幾年因工作的關係常常待在內地,結交了許多新朋友,也一起生活著,感受著當下生活的點點滴滴,然而那些認識都還是粗淺的。在精神上的認識,我似乎必須經過北島海子和顧城的新詩,或者閱讀如同陳文驥、冷軍這麼有深度的作品,才有能力透過表像的生活,有更深入和精神上的理解與認識。

回頭看臺灣的藝術家,許多寫實的作品大都體現在土地風光或靜物上,往往充滿著詩意的抒情和主觀表像上的感歎,如同陳文驥與冷軍這種角度的寫實畫作,似乎比較少見到。今年卻意外地發現一位臺灣的藝術家黃勝彥,他借由寫實的表現方式,說出了一些即寫實又抒情,這一代臺灣年輕人的感受。黃勝彥的畫作有著這些年來臺灣年輕藝術家所少有的扎實繪畫技術,然而在這一系列以他自己的手指和器官為主題的描寫外,我仿佛還看到了這一代臺灣年輕人從關注自己的身體出發,看似自戀自虐的行為,其實它正訴說著這一代臺灣年輕人在拘束與壓抑下的思考。黃勝彥把這樣的情緒說得非常細膩,在這政治與金錢滿天叫囂的小島上,索性還有像黃勝彥這樣的年輕人依然承接著細緻文化的傳承,雖然聲音薄弱,但依舊動人,讓我在欣賞他的畫作後久久難忘。這樣的觸動跟我幾個月前在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看過費大為先生策展的“85新潮展覽後有著類似的感觸,似乎這時候的臺灣相似對應著85年代內地的氣氛。這樣的比較也許不恰當,但是我真的感受到這兩個年代的年輕創作者們在某種精神層面上是相似的,被壓抑著野草般年輕的生命力,借由自己的語彙聰明的宣洩著,沒有鑼鼓喧天的叫響,卻依然澎湃有力。反觀這時候的大陸年輕藝術家們,似乎就少了這樣的情感動力。不過評價絕對不是只有一面性,前年我看到國內有一位剛從學校畢業的年輕創作者周松,他也透過寫實的方法,說著這一刻內地的年輕人們,面對國內快速富有、繁華下的另一種反映。在周松的畫中,被解剖的魚,血淋淋的內臟拼成的絢麗花朵,看得出他在這一片熱鬧的藝術市場中,不受影響、冷靜而純真的內心。

像這樣假寫實之名而行內心抽象的創作,融合了裝置、行為、影響的概念,讓我在美術閱讀上有了更深入地學習和體會。

在藝術市場裏,當代藝術的部分,我總覺得好像是時尚行業。這一季某位元設計師的作品受到了歡迎,為他的品牌產生了很大的營業額,也為這品牌的股東們掙進了大把銀子,但這並不代表下一季依然如此。我不是用金錢來比較藝術,我說的是群眾的認知與接受的幅度,在當代藝術上總是有著較戲劇化地起落和殘酷血腥地爭鬥,聽各方的論述與爭辯,最後都在各大拍賣會與博覽會裏總結出潮流的概述。然而當代費時費力的寫實創作者,似乎還在吃力不討好地緩慢創作著,依然未迎向浪頭。這也許是個好現象,可以讓這樣的藝術家們不受任何干擾的往下創作著。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