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平靜的意義

 

    隨著奧運閉幕煙火的結束,我深深地喘了一口氣,自言自語的說:假期結束了。是的,奧運這幾年真的給中國一個共同的信仰和目標,這個美好的夢做的很大,大部分的中國人也積極的去朝著目標努力。也許美夢總是讓人興奮的,於是這段時間流行的美好都是大聲與華麗的,有些較深沉內在的東西總是被忽略掉。隨著奧運這一場華麗的宴會結束之後,我覺得大家總會有股失落空虛感,一起回頭面向於自己的內心,屬於真實情感,不嘩眾取寵的事物與想法,應該漸漸變成主流思考。

    其實這幾年的臺灣在經濟熱潮之後,也一直處於重新往內思考的階段,無論政治局面多麼熱鬧,大部分群眾已經不再隨之起舞,這點與下一步的內地會有相似之處,群眾開始冷靜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讓有感情、有深度的文化作品,再次回歸到群眾的心裏。人們更樂於聽見樸素的真話,也更深刻地瞭解到生命本身的價值,外表的符號只是符號。這就如同我在兩年前聽到黃建為的音樂,那時我的工作陷入一個很困惑的瓶頸,有一回在我從臺北塔高鐵到台南去拜訪客戶的路上,那是我第一次搭高鐵,也是我第一次從頭到尾耐著性子,聽完了這張我買了許久的黃建為的專輯。我突然在音樂裏得到了許多安慰,對一個20年來以流行音樂當工作的人來說,這可是一個稀有的經驗。我永遠在聽別人的音樂時,帶著太強烈的分析態度,我很樂意給許多好的音樂讚美,我的讚美詞大都是好厲害、好聰明、好漂亮、好深奧、好精彩,然而黃建為的音樂,我感覺到的是好舒服、好感動。他的音樂不帶任何武器,不帶任何炫耀之氣,我在溫度、濕度調節的很舒服的高鐵車廂裏,透過他的音樂,聞到微熱而潮濕的南方空氣,甚至偶爾有徐徐風吹來。他的音樂並不是具體的故事,描寫出來的東西卻清晰地反映在感官經驗裏。我並不是狂熱的喜歡那張專輯,然而那段高鐵中聽他音樂的經驗,直到現在我都忘不了。

    事隔半年後,在企劃袁泉的“Short Stay”項目,第一站設定在臺灣的臺北。在臺灣的音樂人裏,我第一個想起的就是黃建為。坦白說,他絕對不是票房名單,然而我明白這樣的選擇袁泉她會懂的,因為她跟我一樣是感受勝過一切的人。果然她在聽完黃建為為她寫的歌之後,毫無異議地同意演唱,這首歌距離黃建為的原創沒有任何添加與修改,從詞到曲到編曲,甚至袁泉在演唱時,都刻意不添加任何情緒和演繹技巧,然而也完成了我近期最喜歡的一首歌。

    我覺得能在平凡中得到感動的人,如果不是先天個性,大多數的人都是經歷過吵吵鬧鬧的時代之後,才能聽得懂寧靜之中的真誠之聲。無論別人對於奧運後的中國提出在經濟上的擔憂,我仍相信接下來的中國,將會更瞭解平靜與真情的意義。我真心的這麼期待著。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