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水果

 

    前兩天有幾位臺灣朋友到我北京的家做客,我特意安排了幾樣東西招待他們,台中的太陽餅、巧克力、蘋果、桃子和棗子。

    我準備這些東西都是有我的理由的,因為這位朋友剛剛從臺灣派來大陸工作,到北京吃到台中的太陽餅,他必定會感到十分溫馨與安慰。而巧克力是我最喜歡吃的甜點,請他吃巧克力,也最能代表我的誠意。至於蘋果、桃子與棗子,都是這個季節裏北京盛產的水果,價廉而物美,對於我們在南方長大的人,吃到的蘋果經常都是外地運來的,現在住在北方,吃著土產的蘋果、桃子,有一種入境隨俗的感覺。特別是桃子,保存不容易,在水果攤上買來的桃子經常都是剛摘下不久,十分新鮮,也充滿了淡淡的桃子的香氣。蘋果也是一樣,經過冷藏運輸後的蘋果,總少了原產地新鮮的香味,桃子與蘋果擺在屋裏很快的室內就充滿了芬芳的味道,這兩樣水果色澤粉紅討喜,在視覺上也顯得特別的安靜。另外棗子,我挑選它也有其中的原因,北京的棗子與南方的棗子不同,果粒較小,呈淺褐色,熱帶的棗子較碩大、汁多,外觀呈翠綠,口味上北京的棗子甜度不高,但比南方的棗子多了一股甘味的口感,總是在吃完後還留在口中。前不久我在北京報紙的一篇文章中看到,他以中醫的理論,鼓勵什麼時令就吃當地當季的水果,這是一種很自然的養生之道,我十分相信這樣的理論。文章中作者特別推薦北京人這時候就多吃棗子,去燥健脾,其中的維他命C含量更是果中之王,高過奇異果。果然我的朋友對於我準備的這些食物甚感滿意,他先拿了太陽餅一解鄉愁,隨後又因為桃子與蘋果的討喜外觀也接著吃,最後在我說出我讀的那篇讀後感之後,紛紛開始吃起了棗子。水果像是一種土產的藝術品,帶著情感的語言,我永遠記得十五年前,我一個人在加州錄音時,吃著當地碩大加州梨的滋味,那個滋味帶著加州空氣中的氣息,一直存在我腦裏。

    我對新加坡的聯想是紅毛丹,我第一次吃山竹與紅毛丹是在新加坡,熱帶水果顏色總是特別的鮮豔,形狀也較張揚,吃起來的滋味與聞起來的氣味都較濃烈。我有一張張荔英的畫作,畫的就是這兩樣水果,我想在張荔英的心中,這兩樣水果代表著她第二故鄉的氣味,在她筆下的山竹與紅毛丹,充滿了個性與生命力。

    我的異鄉經驗總是帶著一些水果的聯想,這讓我的回憶更為立體,反倒是水果產量豐盛的臺灣,你要我聯想出一樣水果,我到拿不定主意來。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