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消費了排行榜

    最近臺灣某個教授人們與媒體注意的音樂網站,在它的排行榜上發生了一些狀況,引起了討論。雖然這樣異常的狀況,在這兩年對他們來說不是第一次發生,因為大家都瞭解網站的管理,向來都以嚴謹監控點擊量而著稱,然而卻屢屢呈現出令人困惑的排行榜名單,網站業者的無奈,我相信對許多冷靜的觀局者來說,是可以體會的,說穿了又是一場音樂操盤者對於有影響力平臺的震痛。以我的瞭解,這個網站平臺並不像之前唱片行通路參與共謀,網站只有無奈亡羊補牢被動的面對。這件事情讓我有著許多感歎,感歎著臺灣唱片圈在滅亡之前還往下墮落的態度,正如過往排行榜本來只該當作一種推廣音樂的參考,然而音樂從業人卻迷信這項工具,欺人而後自欺,迷失在萬劫不復的地獄裏,可以預見臺灣數位音樂平臺也因此遇到了很大的瓶頸。

    我知道愛音樂的人不會被這些不好的事而左右,音樂是有生命的,他們會自己尋找出另外的出路。向來平臺是權力欲望者所想掌控的地方,但是歷史一直告訴我們,空有一座沒有群眾認同基礎的平臺,一切終將枉然,尤其在這資訊越來越透明的年代裏。

    音樂產業應該如何往下走,一直是這十年來我思考的主題,如同一個生物圈,它是因為結構的不同而產生出不同的物種來。我已從埋怨盜版的心態走出,我在意的是創作與聆聽這兩端,至於當今看似百花齊放的平臺,我也只能被動以對。然而音樂是有它的力量的,如同這次音樂網站排行榜事件,再次解構了排行榜和音樂流行與否的關係。音樂網站原本就該只是一個更有效主動搜尋音樂的平臺,隨著排行榜誠信度的消減,愛音樂的人也將換一種態度去面對,我曾經天真地建議過一些音樂平臺,有沒有勇氣拿掉排行榜,然而平臺總迷信著排行榜的商業力量,最後反而被越來越多的有心人給挾持了。我還是要說,我不排斥排行榜,排行榜應該只是提供給使用者收集資訊的工具,而且是工具欄裏最不重要的一項工具,越是面向廣大的平臺,越不應該拿工具當作自我主觀的武器,否則總會惹出一身腥。這樣的邏輯在音樂網站上或音樂電視、電臺頻道上屢試不爽。

    我不是唱高調,也不是眼紅而壞人好事,我真的是想讓音樂創作與聆聽方藉由平臺共榮,切莫為了各自短暫利益互相傷害。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