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給L的一封信

Leslie

 

   你知道嗎?北京的春天很短的,可每到四月,都會有人想起你。就像最近很多人問我:你為張國榮寫過哪些歌?坦白說,為你寫的唯一的那首歌,在當時並未大紅大紫,連我都漸漸忘了曾經寫過這首歌,直到最近被人問起你。

    我們有一些共同的朋友,間斷從朋友口中描述的你,總不及我在一些雜誌上閱讀來的資訊更生動。有一回我讀了一篇文章,作者借由你在度假時住過的曼谷半島酒店的房間,來推薦這個酒店,沒多久我就買機票去了那裏。說不上來為什麼有些事情經過你總是特別有說服力,你演過的角色,唱過的歌。

    你離開後那一年,隨著你的腳步,又有幾位有影響力的歌手離開。忽然覺得香港是一個被懷念的地方,因為你們的離開,而讓香港給人的感受更立體。我至今依然如過往10幾年般,來來回回過境香港或短暫停留,你隱隱約約是我心底香港的代名詞。每回從灣仔步行走到中環,總隱約以為還有可能在路上遇見你。

    這些年整個世界的變化,你應該看得比我更清楚,特別是文化環境。常聽許多人說:如果張國榮還在,這個角色肯定非他莫屬。但我心裏卻想這也未必,依我看,如果這時你還在,你也未必甘心重複做著曾經搏人掌聲的事,如同你的過往,每往前翻過5年,都是一個不一樣的張國榮。我還記得你和夏文汐的《烈火青春》,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你,這和後來的你有著好大的差距啊!然而當時就種下了留意你的種子,但是如果今天你還在,你會是什麼模樣呢?

    這兩年我終於接受了我是個中年人,甚至開始學習著規劃自己老年退休的生活,有些卑微,有些瑣碎。這時候不禁想起你,你可以不用有這些煩惱,我們年齡相仿,面臨過華人娛樂事業幾波大起大落的浪潮,你像個經典一樣停留在人們心中美好的位置上,相較於至今仍在媒體前裝傻賣乖搏版面的人,你顯得更有尊嚴,而我這個小角色,在努力的學習卑躬屈膝迎接自己的晚年。

    或許就是這樣吧,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人生……




                                                                                       姚謙

                                                                                     20094

                                                                                       北京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