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鞋子

   

    男人的審美意識往往是從頭開始,逐漸往下漸入細節。對於外表的裝扮,男人對於意識形態的要求強過於賞心悅目,這點跟女人不同。但相同的是,男人跟女人在打扮自己時,對於角色扮演這個遊戲總有難舍之意。對於不太細心的我來說,關於打扮,我只在頭尾兩處稍作選擇,意思到了就可以。所謂頭尾兩處,就是頭髮與鞋子。可惜的是我與一頭自來卷的亂髮相處近半百,依然束手無策,於是我總是靠著鞋子來轉移別人對我這頭亂髮的注意力,這也形成我外表的一種風格。

    我非常喜歡買鞋,總覺得鞋子是人身著物上最有趣的部分,一雙鞋可以改變整個人的氣質,這是我主觀的看法,可能跟我的習慣有關。自小略為害羞的我,遇見生人總習慣低著頭,看著對方的鞋,聽著對方的聲音,然後揣測與判斷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久而久之,鞋成為我對一個人第一印象的資料來源,於是我對鞋多了幾分好奇與研究,女鞋的百花齊放是自古以來有長遠歷史的,然而男鞋卻一直呈現相對的制式。我早年挑鞋著重在意識形態上,而且較具叛逆性格,近幾年雖然叛逆依舊,但也漸漸轉向低調方式,以手藝與意識上的對抗為主。

    每一季川久保玲的鞋我都會很仔細的研究,她的男鞋總是為了輔助服裝在主題上的強化,所以鞋的意外驚喜不如服裝,但偶爾仍有神來一筆之作。每隔幾年,她總會一再地借由舞蹈鞋的靈感創作出單薄柔軟的皮鞋,在生活中穿著它常會看到別人對此錯愕的目光,我非常享受這樣真實的幽默感,可惜日系鞋匠的做工總是細緻有餘、耐用不足。

    在我龐大的鞋子收藏裏,Prada應該是占量最高的。Miuccia Prada雖然沒有川久保玲的兇猛前衛,但是每一季她總會在男鞋上放一點小小的挑戰,試著解開男性消費群對鞋子頑固而守舊的品味,這一點我覺得Prada在男鞋上的想法遠遠超越它在盛名的皮包設計上的成績。懂得商業運作的Prada每一季在鞋尖楦頭上不停地調整,製造出隨季變化的時尚標準,讓時尚追逐者永遠都有下一個目標,而我注意到的是它在男鞋工藝或創意上,每回都有一些突破或挑戰,有創意的行為往往能成為贏家,皮鞋漸成染色的風潮就是Prada帶起的。義大利人在皮製品上猶如畫家在畫布上揮灑自如,總叫我歎為觀止,這一點我是心服口服。

    除了義大利人外,我最近越來越懂得欣賞西班牙人在男鞋上的幽默感。也許是受米羅的影響,西班牙的藝術總帶著荒謬的華麗。最近我最愛穿的一雙鞋是Camper邀請了一位設計師Jaime Hayon設計的一系列亮面皮鞋,無論形式或用色都充滿了這個設計師在所有創作上唯一的主題——馬戲團。這雙鞋乍看像舞臺上小丑穿的鞋,用著不誇張但仍引人注目的顏色,看似規矩卻又有些荒謬。當這雙鞋發表時深深地打動了我,而且我覺得我很合適穿它,因為我常覺得自己是一個努力端莊的小丑。

    我常困惑許多男性朋友打扮時花太多的心思在衣著與頭髮上,卻忽略了鞋與襪子。衣服與髮型終究是取悅他人的第一手段,然而鞋與襪子卻是性格魅力的最後一槍,忽略了這一項,在費心的其他裝飾都成了浮光掠影了。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