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文化下鄉

    上一趟在臺北,因為某項任務聯繫了幾位我久未聯繫的朋友,他們都是從事舞臺工作的,因為這一次的聯繫,我才發現這幾年我把所有的心力,都集中在危機重重的音樂本業上。同樣的難題,這幾年也同時籠罩在臺灣從事舞臺工作的人群,然而他們卻表現得比我更從容。例如我雲門舞集的朋友們,他們甚至面臨過火災無處可居的危機,但是他們依然挺了過來,開枝散葉,這一路他們面對危機的態度與心情,深深地感動我。

    另外值得一提的,臺灣在兒童話劇上蓬勃地成長,是令我最敬佩的,特別是紙風車兒童劇團。那一天見到羅北安先生,他龐大的身體騎著小摩托車赴約,爽朗的笑容依舊不變。他喜滋滋地告訴我下鄉做兒童劇的喜悅,所有的經費都是募款而來。他非常有成就感地告訴我,當他看到鄉下第一次看舞臺劇的孩子們喜悅的笑容,是多麼的驕傲。這兩年,紙風車兒童劇團在臺灣319個鄉村幾乎走了大半,我好奇地問:“你是不是拿了臺灣政府的輔助金啊?”他笑著回答他沒拿,因為他不想為自己添麻煩。在充滿政治惡鬥的偏見裏,民間團體的力量更顯得純粹而偉大,有許多民間企業,直接高金額冠名到某些他們指定的鄉間贊助表演。更有許多不愛出名的企業,隱姓埋名補足有差額的鄉間募捐,使劇團能成行。更可貴的是許多在臺北奮鬥來自鄉間的年輕人,他們集資湊足一場表演的費用,陪著劇團回鄉。當表演結束時,舞臺上表演者在謝幕前說出贊助者名字感謝他們時,這幾位在外的年輕人怯生生地站起來跟在場的同鄉致意,臺上台下一片掌聲。當我聽到這裏,感動得眼眶發紅,還有什麼比回饋文化養分更值得感動的事啊!

    讓文化種子灑在一顆顆剛剛發芽的心,他日茁壯必成善果,這是無比珍貴的傳承。我很感動有像羅北安、林懷民這樣的人,在舞臺亮處時仍惦記著遠方的角落。這一趟聽許多臺灣文化工作者說了許多感人的故事,忽然覺得我對臺灣不該有沮喪的理由,我在自己音樂本業上所受到的挫折,在此刻只不過是個小委屈罷了。在此也特別希望,有機會請大家多支持紙風車兒童劇團和雲門舞集。謝謝!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