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少數的心靈

    這幾個月努力地調整我的生活,讓自己在工作外有更多時間,看一些碟片,多聽一些與工作無關的音樂,另外就是常看雜誌。特別在大陸,我陸陸續續地發現了許多有趣的雜誌。前不久看了一期《新週刊》,樂了我許久,那期的《新週刊》的大標題是:中國人怎麼想。其中有88篇短文,借由88句流行語,表達這幾年中國人對世界想法的改變。這88篇文章由不同的編輯撰寫,他們的文筆極幽默精彩,把許多我北京周遭朋友的想法有點有故地說了明白。我這位在北京許多年的臺灣人,其實還是有許多想法是跟大陸的朋友們有差距的,就算後來有些事理解了,但也不夠深入。這幾篇文章可讓我大開眼界,豁然開朗,特別是關於人際之間的事。我從事的是流行音樂工作,一直明白引起共鳴最好的方法,就是從生活細節中找到共識點。其中關於兩性關係、友誼關係、親人關係,在那88個想法裏有許多話一語道破,更勝千言萬語。例如這兩年大陸青少年間最流行說的“我的地盤我做主”,卻也訴說著我的地盤帶來極度的自由,也培養了這代人空前的孤獨,這正是這代人最真切的情感寫照。當女性指責著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時,從這現實的口吻中,也說明了自立後的女性不自立的憂鬱。在網路世界裏,眾多孤單的人促成了人際關係的虛假繁榮,於是在彼此的QQMSN上混個臉熟,成了權宜之計。特別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來自已故香港廣告才子朱家鼎80年代為某手錶所撰的“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卻轉換成此刻許多人對於承諾價值的式微,傳統愛情已亡,短暫性愛歡愉取而代之的合理化說法,男人更以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當做新的行為標準。許許多多幽默的句子,說著看似豁達卻難掩內心空虛的感傷。

    人和人之間的交流原本就不容易,當下的一對一無論好與不好,事後總是回憶,只可惜現在再多的媒體平臺都不流行載負,可以重複品味的資訊或作品快速地消費,目的達成快速地消失,煙消雲散,這是我覺得現代人群各自寂寞的主要原因。熱鬧似乎成為正當的追求,自省與思考成了漸漸喪失的能力。我覺得好的文學、好的音樂、好的藝術,才是治療良方,只可惜在大眾傳播上,這些都是弱勢,特別是流行音樂。我還是相信有許多感人的作品,只可惜在大權當道的媒體價值下失去了舞臺,在此刻只仰賴少數自覺的心靈各自去尋找,也許在唱片行排行榜外的某一角聽見,也許在網路點擊量極少的博客裏發現。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