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味道

前不久,我在某個時尚雜誌的專欄裏提到鞋子,其實這是我初次試著在國內的媒體平臺,說說自己的消費與愛好。如同我以往的經驗,在大陸發出聲音者永遠是兩極表達強烈,但是我依然相信大多數的沉默者是在中間階段。當我把這篇文章轉到我博客,第一個回應者如同以往,也是表達最激烈者,他強烈的鄙視,我笑著接納了,但這點也激起了我要在未來的日子裏,用更多的時間,試著與男性同胞們溝通美學與消費。我相信美學與空氣一樣,一個影響身體健康,一個影響心靈健康。美學是一種選擇,而不是一種結論,是一種互動,而不是一種比較,最重要的,美學絕對是一種文化的溝通,最具體地反應就是在生活美學中。

美學分有形與無形、具象與抽象。說來複雜,但是真實接觸後一切都明明白白,美與不美每個人心裏都明白。舉個例子“香味”。

香味也分具象與抽象。所謂具象,是在我們曾經經歷過、見識過、感受過,可以清楚用語言描繪的東西發出來的氣息。例如:茉莉花香、玫瑰花香、檀木香、尤加利葉香。抽象則是記憶裏某個時段、某個地方,混合而產生出一種有層次變化的香氣。例如最近我最喜歡的香水,是Hermes的“UN JARDIN APRES MOUSSON”(雨季後的花園),它描述的是在印度雨季後,池塘邊潮濕的空氣,隱約的蓮花香和綠草氣息交織出來的渾濁味道。我從未去過印度,這樣的味道讓我有著曼妙的遐想,有一回我讓我6歲的侄女聞了那個味道,我問她:“你覺得這是什麼味道呢?”她很困惑地想了又想,我請她閉上眼睛,再問她:“這像不像下雨天的味道?”她笑著說:“好像吧。”後來她再聞到這個味道時,總是笑著說:“好像下雨了。”孩子永遠是最開闊的接受者,是最浪漫的遐想者,也是成人永遠的學習者。我童年某段記憶一直影響著我。記憶裏,每年暑假我跟著母親回宜蘭外婆家,在山腳下,外婆家有許多小河穿越,夏天的河畔總肆意地長滿野薑花,雨後野姜花清新的香氣,總會隨著潮濕的空氣四處散播,而那香氣是有聲音的,因為每次聞到那股香味時,總伴著清脆的小河流聲。

我寫過一首歌叫《味道》,靈感來自於我某位女性朋友,曾告訴過我她的故事。她在結束一段戀情後,經過一段時間,開始無法清晰記憶對方的面容,但是卻深刻記得他手指上某個品牌的煙草味道,而那味道對她來說,是混合著愉悅、幸福、嫉妒、感傷,複雜情緒而成的一種味道。原來氣息伴隨著呼吸,已成了生命的印記。

所以我覺得香味也是美學的一種,它用無形的筆法修潤著我們眼前粗糙的生活。上周我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是一件藝術品:挑一個香味蠟燭。我喜歡用邏輯把複雜的一件思維,用最純粹的手法表達的作品。我用這個標準挑選我的生日禮物,花了好長的時間享受挑選的樂趣,最後我選了一件英國人做的作品,他的題目叫“Library”,很有趣的名字吧!如果不告訴你這個蠟燭的名字叫“Library”,你也許會懷疑,幹嘛買個沒有花香的蠟燭呢?但是有了這樣的一個名字,我的心中就開始有了變化。成長記憶裏,有多少時間在圖書館度過,記憶中的圖書館,有著沉重老舊木頭書架和成千上萬紙張油墨混淆出來的氣味,那不應該是一種愉悅的氣息,而是一種心靈沉澱的味道。我太喜歡了,這個生日禮物,把它放在我的書桌上,忽然覺得我的閱讀時光如同圖書館雋永而漫長。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