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北京的第一場雪

   感恩節那一天,北京下了一場難得的早雪,雪勢之大讓我這位在臺灣出生的人嚇了一跳,同時也讓我明白了何為鵝毛大雪。大雪覆蓋的北京出奇的安靜美麗,然而也在大夥看著美麗的雪景同時,也聽到了國內一位非常重要而又有影響力的女歌手陳琳自殺的消息。我與陳琳女士不熟,但與他的前夫沈永革先生有過許多合作的經驗,沈先生是我國內少數特別欣賞的人才。他對於流行音樂的觀點以及他性格裏溫文儒雅的氣質都是讓我佩服的,而這一件突如其來的意外,我認為一定會重重的打擊他。其實在兩年多前,沈先生就逐漸的減少了他在流行音樂上的工作,在之前我們幾乎每個月都相約吃一頓午餐,餐會中除了聊音樂還是音樂。當然較多的時候我們都對於同處流行音樂低潮逆境中的彼此,互相打氣與鼓勵,也只有同處逆境中的人,才可以真的明白其中的辛苦與失望,此時互相的鼓勵更接近真實也更有作用。 

 

  我們都同時感歎著唱片這個黃昏產業缺少的不是人才,而是時代改變後沒有一條公開、公平的通路,讓有音樂才華的人得到相對公平的對待。我們總會遺憾的說著,一個一個有音樂才華的人,離開了這個舞臺轉到別的行業,只是當時我們沒有想到,我們會面對身邊有才華的人會以生命結束的方式離開。 那段時間我們總是一起討論和思索著還有什麼方式,可以讓好音樂順利的抵達到愛音樂人耳中。我們也想著還有什麼平臺,可以讓氣若遊絲的音樂產業能躲離媒體霸權思維的欺壓,讓音樂純粹靠著音樂去得到知音。當然至今答案還沒有來臨,我心想答案越晚來臨音樂人才的損失人也將會繼續發生下去,直到這個世界沒有新音樂為止,這也許是一句過於悲觀的話,但也真有可能發生。 
  

  所幸幾天前,沈先生回了我一個短信,感謝我對他的關心。

   

  我真希望在音樂產業還沒想出更好的方法前,優秀如沈永革這樣的人才,別讓混亂而多猜想的媒體給消費了。憤怒是沒有意義的,最根本該解決的問題不會因為憤怒而消失,我仍欣慰的看到,有許多喜歡音樂的新人努力的創作著,那些動人的新音樂仍鼓勵著如我這般在流行樂經歷多年的人,有著往前走的動力。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