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藝術的抒情

Share

好長一段時間關於美術的話題,總離不開商业的議題上。我是不反商的人,我甚至相信商業能促進文明,重要的是在商業的操作過程中,出發點以及中間的方法有很多標準需要堅持。但是回到藝術本身,還是有許多內容與話題可思索與溝通。

Advertisement

在藝術的世界裏,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它的包容性,無論是在形式或在內容上。藝術最早觸動我的是繪畫,從小繪畫對我來說是一條現實通往精神的道路,一直我都在繪畫中或是閱讀別人的畫作里找到了許多安慰,也得到了許多認同。隨著年齡漸長才知道美術不單單只有架上藝術,在當代藝術中有更多新的形式把美術的面向擴展到更多方。攝影、裝置、行為等等都是在我年紀漸長之後,才逐一接觸和瞭解,但是至今我依然最鍾情於架上藝術。雖然這是一個最古老的藝術形式,但我還是認為它還是美術中最細膩的、最直接的一種表達。我常跟朋友聊起,當我有了一點點經濟基礎之後,出國旅行總是挑選著我曾今在書本上看過的畫作,找尋他們居住的城市,那些城市早幾年一直是我旅行的目標。隨著這幾年我在經濟上漸有能力,而進入了收藏的領域,對於藝術的熱情依然沒變,只是切入點有了些許不同。隨著经歷漸長,也漸漸對於自己的收藏有了一些責任心,我明白很多事情不是個人的微薄力量能完成,但在有生之年不去嘗試去做,總會有些遺憾。特別這七、八年,因工作的需要每個月往返於臺灣與大陸和许多亚洲城市之間。我有更多的機會接觸到不同的藝術家的作品,特别是华人艺术,同文同種但是因為地理,因為生長經驗的不同,而有了丰富的面貌,這些藝術家給了我很多精神上的養分。

我特別感動的是這一代年輕人,他們在創作上超出了我的習慣逻辑,讓我經由藝術瞭解了新的思維。但人总有自己的喜惡愛好,在收藏上我還是偏重於抒情的架上作品。

  喜歡抒情的作品可能跟我的個性有關,無論任何主題的描述只要在情感上觸動我,往往都會贏得我的注意和情感,無論是景物、風景、影像或是抽象的描述。在畫面上除了看到作者當時的敍述,也能感受到他當時下筆的力度,甚至可以嗅得到他的呼吸。這是別種平台所無法做到的地方,每一個人對每一件事情的描述都會不一樣,同一個人對同一件事因為年紀的不同也會有著不同的結論與看法,所有在生命裏的領悟精彩的表達都是一種藝術,而表達者與閱讀者之間的溝通,所累積下來的就是文化。當我閱讀著比我年紀還小的年輕藝術家作品時,我還是比較樂意用學習的角度去看它。所有能擴展我視野的人,都將是我的老師,就算我有一些不認同,但是我仍相信他會這麼作,其中必有道理。就算這段時間一些火紅的國內藝術家們一次一次複製自己作品,也都在說明著真實的世界如何腐化創作的心靈,那也是一種道理。對我來說未受商業洗禮的藝術家,往往更難找到真實的情感,無論那些情感來自於真實的描述,或者非真實的想像,你都可以看到新一代人在未來將帶給我們什麼。
 最近很喜歡臺灣年輕创作人廖震平的畫作,在他的畫作裏總是描述著巨大的人工建築,安靜的停在無人跡的城市角落,那種文明的荒涼既寫實又夢幻。廖震平的作品讓我想到武漢另外一個年轻的藝術家張旻,他總是畫著天空,特別是黑夜的天空,在他畫裏天空的面貌千變萬化,而經過他的筆也讓他畫的天空對照出創作者的精神和想法。這樣的抒情描述也與廖震平相近,十分打动我,創作一直是人類抒情的最佳管道,我們也可以因為這些作品而相互去溝通。
  我相信還有更精彩的作品我沒看到,因為我一雙腳能行走的路有限。我也曾看過許多感動我的年輕藝術家作品,在不知名的小畫廊或某個畢業聯展中。那些地方都不是商業藝術的指標,需要透過自己的寻觅和運氣才會遇得到。但這樣也好,天涯偶遇知音,是人生一大樂事。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