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一首歌值多少錢

Share

在我的音樂工作裏,除了用創作跟聽者溝通情感以外,另一大半時間是跟投資者與管理者的溝通。前者花費的是情感與心情,後者是腦力,即使兩樣我都還算勝任,當然也有許多的不足,成為我這二十幾年來在這音樂產業裏不斷修煉的功課。

Advertisement
  音樂創作應該是一個沒有止境的往前行走,也許沒有了最後的目的,行走的過程中都是收穫,遇到每一個聽者,無論他認同與你,或者否決與你,都可以讓我有所學習。然而在行政與投資者的溝通上,我運氣很好,一直碰到願意相信我的人,我也因此總是努力地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也試著用行動先得到對方的信任,這樣的溝通對我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學習以及認知。一首歌值多少錢?一個歌手的合約值多少錢?一場演唱會值多少錢?過往從來沒有一位合作的投資者,那麼直接問過我,但我總是在心理面先檢驗自己千百回,然後再提出做法。事實上我還是堅決的相信,所有文化的產業不該用數字去計算,然而對於喜愛文藝而樂意把金錢放入投資的人來說,我還是應該以感謝的心站在他的立場提出一個至少我能達到的數字。在創作的對話中,我發覺來自不同性別、不同年紀、不同地方的人回應出不同的結論,對我都是很好的刺激與回饋,在管理上對談的物件也因為國籍、成長背景、性別的不同,最大的差別是他們對文藝的價值看法,我必須訓練自己去面對他們所提出的不同反應。在創作上我特別喜歡聽到,年輕的完全與我不同成長經驗的人所提出的感想;在管理上的物件我最喜歡聽到一些女性管理者,或同志管理者他們的問題,他們總在數字與心理層面上找到一些我看不到的事情,等待我的解釋。而那些問題總把雙子座的我,過於感性或過於理性的兩級給中性化,而那些問題常常成為我在創作那一部分上的一個很好的養分。但我最害怕的還是遇到對藝文毫不關心的對象,當他臉上的表情浮出這東西值多少錢時,我明白他的痛苦。當生活只剩下個人的安危與戒心,是完全是值得同情的,我只無言,因為再多的話語也將達不到他寫好答案的心。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