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望春風

 

前一陣子我的朋友吳彤先生跟我討論一件事,關於他將去臺灣演出的建議,吳彤先生在國內是一位著名的音樂家,他曾是搖滾樂團的主唱,同時也是一位有名的“笙”演奏家,這些年來他也一直支持大提琴家馬友友先生所領導的“絲路”計畫,是這音樂會裏的一員。這次“絲路”又將去臺灣巡迴,吳彤希望我給他提一些意見,出生於臺灣的我當然感到榮幸與興奮,因為我非常的佩服馬友友先生對於“絲路”的構想與概念。“絲路”是一項主張音樂無國界的實驗,也是個平臺,在這音樂會裏,能讓所有亞洲的地方樂器,雖然同在出自亞洲有個相互融合同場表演,也讓這些不曾同台來自不同名族的樂器,借由同台演出的機會,迸發出不同的火花,同時也交換了各自不同的經驗與思維,絲路這是一項非常偉大的想法。我兩年前在北京欣賞過後深受感動,也刺激我不停的思考,在這亞洲升起的世紀裏,透過音樂絕對是最和諧與美麗的交流,這會兒有機會提意見,我自然會感到高興,特別是在我的家鄉演出之前。
 
 我對“笙”的瞭解不多,過往看到最多都是在古畫裏,那些美麗的古裝女子演奏著漂亮的樂器,但是在我認識吳彤之後,有了活生生的接觸經驗。“笙”不但有著漂亮的外形,更有著靈活而美好的聲音,我看過吳彤演奏“笙”,那種充滿活力的表演法和樂句,就像搖滾樂裏生龍活虎的電吉他手,活力四射的貫穿全場,而“笙”最可貴的是,它宜動也宜靜現代性格。吳彤先生有一把好嗓子,用臺灣流行音樂的形容詞來說,他的聲音介於趙傳與張雨生之間,可奔放也可以抒情,綜合以上的觀點,我建議吳彤先生在臺灣的“絲路”巡演中,演湊並演唱臺灣民謠《望春風》。這是一首很老很老的臺灣民謠,也是大多數悲情為主的臺灣民謠中,少有的愉快曲子,其中描寫的是一位懷春少女,心有所屬時的喜悅與惶恐。我以為我出了一個難題給了他,沒想到吳彤認真了起來,開始研究這首曲子,並多次跟我討論歌詞的發音,閩南語是一種不太好學習的地方語言,花了好多天,吳彤寄來了一個他在錄音室裏面做出來的小樣,他用生疏的閩南語唱著這首歌,並把“笙”樂器穿梭在前奏、間奏與尾奏。收到小樣的那一晚,聽完之後我驚住了,這一首我從小聽到大的民謠,經由一位北京人詮釋,竟然那麼美好與動人,而“笙”的音色穿梭其中,是如此貼切與融合,聽得我眼眶紅潤。
 
 這讓我更相信馬友友先生對於“絲路”的想法,還有什麼能比音樂更感人的語言,還有什麼能比音樂更無疆界與隔閡呢?
 
 後來這首曲目得到馬友友先生的支持,先在臺北第一次當安可曲演出,馬先生親自拉著大提琴伴奏。那天半夜吳彤發了一個短資訊給我,跟我說謝謝,他說當晚整個音樂廳的聽眾跟著他齊聲唱完了這首歌。身在香港的我,立刻決定買張機票回臺灣,親身聆聽在台中的第二場演出。台中一直是臺灣我最喜歡的一座城市,市長胡志強先生,也是臺灣僅有的一兩位讓我心服口服的政治人物,當晚台中晚風徐徐,氣溫恰好,我與近五千名觀眾,愉快的欣賞著“絲路”音樂會,最後到安可曲《望春風》時,果然全場跟著一起歌唱,場面溫暖而感人,我很少為自己已做過的事感到驕傲,但是那天晚上我忽然覺得自己還算是一個有用的人。
 
 於是這幾天我一直想著,在這個時候音樂能為人們再做些什麼!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