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生活味道

 

很多人記得我寫的一首歌叫做《味道》,那首歌的創作過程其實挺無趣的,不如辛曉琪口中唱的那麼美好,歌詞的來源是這樣子的。有一回我得了重感冒,反映的病理狀態就是嚴重的鼻塞,雖然那一場感冒並沒有頭疼、精力不振等等的副作用,但那一周鼻塞卻十分的折磨人,失去嗅覺讓我對很多事情的反應變的極為混沌,也同時失去了想像與耐心。在沒有味道的那一周裏我不但缺乏食欲,而且對許多事情感受到無感,原來我們都是活在充滿著味道氣息的生活裏,當氣息消失了感覺也跟著不見。嗅不到花朵的香氣,花朵瞬間變為黑白沒有了顏色,聞不到枕頭熟悉的汗味,讓我陷入了失眠的狀態,當我看書嗅不到紙張與墨水的味道,書中裏的情感也降低了許多,那一周我就掉到了一個沒有味道的地獄裏。這讓我想起我跟許多人一樣,生活裏都是依照嗅覺來分配與建構,我開始回想許多的感情經驗也與味道息息相關,當時相處的人,他們說話的表情、與我發生的一些往事,好像都跟味道有關,特別是愛情,於是我用這樣的感想寫了這首歌。
 
在我生活裏味道的確佔有了很重要的位置,最明顯的就是至今我還是有用古龍水的習慣,在生活空間裏客廳、臥室、浴室我都會放些不同味道的蠟燭,而且都是精心挑選的。隨著季節不同、空間的不同而選擇不同味道的香味蠟燭,沒事逛街的時候也會尋找是否有新的或不一樣的香味蠟燭,對我來說這些香氣並不是為了要去除我生活空間裏的異味,因為那些香氣總會讓我在這些空間裏有了自己更期待的生活感受。
 
今年北京的冬天特別冷,於是我在我的臥室經常點上薑的味道,生薑的味道有一股辛辣的植物生長力,在中醫的角度來說生薑有促進血液迴圈的功能,特別是在一切變得緩慢的冬季裏,薑的香氣總給人溫暖的暗示。在西方也一樣它們在冬天裏總會在手工餅乾上撒上一些薑,甚至在濃濃的咖啡裏也撒上一點。把姜的味道留下來其實是挺困難的。特別是在剛剛撥開薑的那瞬間,那是一股清新而溫暖的香氣但也只有短暫的時間,隨後所散發出來的味道就顯得深沉而渾濁了。我有許多瓶薑味的香精,但能掌握住薑剛剛撥開的瞬間氣息者不多,掌握最好的是一位在臺灣創業的中年女士,她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真的把這個氣息給留住了,於是我在她店裏消費了許多東西洗頭水、肥皂等等。
 
在夏天我最喜歡聞得味道是檸檬草,這也許跟我好幾次在東南亞愉快的度假經驗有關。在那炎熱的南方放鬆心情喝上一口檸檬草茶有種度假的存在感,於是每回工作繁重時我總會點上帶有檸檬草香氣的蠟燭,放鬆安慰自己。當然好聞的花香更是一種心情治療的良方。玫瑰有催情的可能、梔子花有安靜的聯想、石榴花帶些甜蜜的暗示、茉莉最為中國,前不久我剛買了一瓶水仙花香的香水,打算在春節時噴在屋內每個角落。
 
最近國外許多有名的香味蠟燭廠商發展了許多新的產品,如同香水般他們不再局限某些植物或花香,他們為這調配出來的香氣取了一些抽象的名字,這半年我最喜歡的香精蠟燭名字叫做圖書館。廠商是這麼形容這個香味的“這是一個充滿了潮濕、木屑以及油墨味的味道”。這個香味不能用香氣來形容了,它是個有生活記憶的味道,不討好你但卻引導你進入一種情緒,讓你以為身處在一個歷史悠久千萬本書環繞的空間裏。
 
每回點上這蠟燭,我都以為我是哈利波特,在學校裏研究巫術。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