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晚餐

經驗告訴我,住在紐約市,沒有所謂的永久
一批批孜孜學子負笈遠來求學,又一批批匆匆地學成返國;
新的朋友搬入,短暫地結識,還不及熟絡,又要搬離。
談藝術家了。
脆弱的藝術家啊!
柔弱的根,紮不進這塊花崗石地,風一吹,就虛軟地飛遠去了。

經驗也告訴我,在紐約,沒有那種始終如一的善惡種子,
傷害別人,也被人傷害;同一個傷口開開又合合;
被人欺騙的人,有時也做了欺騙人的事,
這本人性的帳簿,漲漲跌跌,賺了,也同時在賠。

但是,偶而,在某些日子裡,如果你幸運的話,
你會因為遇上幾個聲氣相通的朋友而無所謂地開心著….

上,有幾道他研究多年,頗受好評的菜,有幾瓶他藏了好久,年份正好的酒,他們的臉頰泛著酒蘊,們的話夾正開的溫火適恰;孩子們在房裡安靜地玩著,偶而傳來令人安心的笑聲;整夜,聊了些什麼,不記得了,也不必記得。


這裡,沒有人爭談什麼嚴肅的,專業的話題,也沒有人要在此時吸取或傳播什麼新知,這樣的聚會,只為了讓他們,們,我們,在各自領域中揮汗打拼之餘,暫時放下械甲,脫下面具,完全臣服於一份朋友間的信任感中。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