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山楂樹之戀讀後感

Share

Advertisement
  半年前經過一位電影製片人的推薦,看了一本小說《山楂樹之戀》。當時我問他推薦的原因,這位閱歷頗多知識份子型的製片人告訴我,是因為這個故事在一個需要他的年代出版了,我十分的好奇問這個年代為什麼需要這個故事,他讓我看了就知道,只是簡短的說:也許讓這一代從網路認識世界的人,經歷一回七零年代純愛的經驗,可以對愛情有更深刻的瞭解。也因為這句話我真的認真的看完了這一本書,花了比較長的時間閱讀。因為七零年代中國整個大環境背景,不是我這一個在臺灣出生的人所容易瞭解的。初期閱讀起來有很多不明白之處,也對於小說中人物的心理反應,產生了許多疑問與好奇,在閱讀的途中我只能停下了許多次,為的就是尋找一些當時的資料,幫助我瞭解整個故事的年代。其中幫助我瞭解七零年代是北島編著的《七十年代》,我先看完《七十年代》之後,再接著閱讀《山楂樹之戀》時,整個思路都開了完全的投入故事裏頭的情緒裏。
  說穿了《山楂樹之戀》就是一個再簡單部過的愛情故事,對於生活在此刻網路蓬勃感情速食的年代裏。這樣一個愛情故事實在是太簡單,甚至是有點匪夷所思,然而也因為如此,當你天天看著網路上那些韓劇式的煽動新聞,每個人娛樂性的窺探著每個人的同時,語不驚人死不休已淪為平常的當下,感情可以模擬、價值可以計算,所有驚悚的事情都被人們習以為常娛樂化了,看《山楂樹之戀》卻是如此單純平靜,只是單一的描述著兩個人交往的一段過程,沒有裝神弄鬼的文筆,作者以女主人翁的眼光平凡的敍述著,她看到的和她想的事,特別是在她眼裏每一次與男主角老三見面時,細膩的描述老三身上穿著的細節,和兩人極平常的對話和對方細微的表情變化。那些平凡的訴說,隨著故事的發展,把七零年代中國小城的風情,活生生的給寫出來了。讀到故事中間,我幾乎已經融入了那個時代,著迷於那樣的說話分寸,和精神狀態和隱隱機動時手指的微顫。在那一個性愛仍是神秘的年代裏,愛情顯得如此豐富而深刻,這一點應該就是我那位製片朋友所要我自己看而無法口說的重點吧!
讀完《山楂樹之戀》後,我回頭看七八零年代中國近代美術,忽然有一種看明白了的感覺,無論是羅中立、何多苓、袁慶一、艾軒、陳逸飛或丁方,這些藝術家在那一個時代的作品,都開始深深地打動了我,就如同十幾年前,我讀著朦朧派詩歌的作品一樣。那個年代的中國,有著那個年代的美,我雖然沒有親身經歷,卻可以透過詩歌、美術或小說來理解,我覺得文化就是這樣給沉澱出來的。創作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因為它是唯一跟時光對抗的一個方法,因為只有它能把一些被時光帶走的人、事、物、情感給保留下來,特別是對於我這麼一位沒有經歷過中國七八零年代的人來說,透過文藝創作去偽存真的力量,體驗起來更為深刻和美好。這讓我想起年輕時閱讀侯孝賢電影的感受,在那看似緩慢無意義的畫面裏,卻蘊藏了豐富的精神情感。也讓我想起二十幾年前第一次來中國,在昏黃街燈下聽到露天電影院那首歌時的感動。
前不久在許多中國拍賣會裏,八零年代的作品開始被人們重新關注。我想那不是懷舊,而是一種追求,是人們生活在此刻被媒體轟炸,情感價值陷入迷惘失落時的一種回饋,在那物資缺乏的年代裏,一事一物都是如此珍貴,在那醞釀多過行動的時光裏,驚濤駭浪的情感也都用隻字片語來表達。人們在含蓄裏平靜的平凡生活中,所有的情感更顯得曆久彌新,就算是恨意也都帶著幽幽的婉轉。也許透過閱讀《山楂樹之戀》後的經驗,我可能可以再重新體會中國的當代藝術,也許終於能穿越過令我困惑臉譜符號的表面,真的去體會當代中國的情感,也許因此也可以讓我們再重新的分辨出當代藝術,真實的優於劣。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