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還沒煮好嗎?

我要寫一本書,沒錯的!
因為那是過去所學,也是後來,我現在的職業呢!
曾經,我把寫故事比做小火煮飯,那麼,我想,寫本書得煮更久嘍?

我用很科學,很系統的方法,為自己量身訂製一張時間表,
一天有幾個工作時,扣去手邊正在進行的工作,
大概可以多少時間寫多少內容,畫多少插圖….

但是,計畫的並不見得會如願,想像的也不盡然會實現;
愈是期待它,愈是狀況層出。

例如,這幾日,不幸傷了腳踝,
不良於行與跛腳殘足的不便,令我懊喪難耐,
這種挫折感,直逼入每日正常作息,
好像全身之筋骨,包括思想功能,
都被那一點傷給挾持了。
工作僅剩的那一點熱力,便逐漸地冷卻了。

一隻手,勾著筆,無趣地前後左右來回塗著鴉;
做著一些沒有思想的動作,畫著一些與書無關的內容。

….還沒煮好嗎?….怎麼畫的都是兔子?
….說不上來啊!
若說動物,我喜歡豬,工作上,則畫了許多貓,狗和老鼠;
兔子!怎麼說都勉強!就說是因為腳傷給激出的想像力吧!
據說魯迅曾躲在舊屋裡抄古碑,朋友問他幹嘛?他說沒幹嘛;
之後他在“新青年“裡發表了“狂人日記“。
看樣子,總要做些不相干的事,才知道相干的是啥?

….大兔子和小兔子…兔子媽和兔兒子…夢遊的兔子…出走的兔子…
太陽下的兔子…夜空飄行的兔子…真兔子…和假兔子….

畫了一天又一夜,小圖塗鴉不過癮,隔日還一張張放大還仔仔細細地勾描。
嗯….我想,我想,明天吧!就明天吧!
放大幾張,畫成油畫吧!!
真是誤入歧途啦!
那麼,書怎麼辦?煮飯的事該怎麼說?

這頓飯,可是遙遙無期了!
雖然,
我為自己這無聊的興致正開心著。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