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旅途中的陌生人

 

  看上一期幾位文筆精彩的朋友在雜誌裏介紹自己的旅行,都是十分好看的文章。在我的生命中,旅行一直是一件又愛又怕的事,總覺得它是生命裏,另外許多段小生命。因為你可以臨時逃脫平日的角色,帶著較少的包袱,過一小段不一樣的日子。旅行的地點常常因為那一段時期心裏的需要而決定,旅行中所帶的書一般來講都是自己比較鍾愛的,因為旅行中唯一可以跟在身邊的選擇總是該精挑細選,書往往是我最好的選擇,沿途的風景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但是在這段時間的閱讀書籍都是自己的必須的需要。沿路的風景和遇到的人,往往都會跟預期有些出入,而這樣的變數卻總會成為生命中難忘的記憶,就算當下曾經感到不耐,但是說也奇怪旅行的記憶,經常會在事後清晰而美化留下來。
 
  我還是會經常想起某一段旅行中所遇到的某個陌生人,也許面目已模糊,但是當時說的話、聊的內容,和他們的聲音總會念念不忘,那些不重要的小事情,卻特別容易記得。而那些與自己生命毫無關係的故事,卻只因為因緣巧合的一段交談,讓自己有了很多的聯想。旅行途中遇到的大部分的陌生人,都是跟自己生活經驗完全不同的外國人。說也奇怪我總是對他們有著較多的好奇與耐心。在這樣的聊天過程中,更能讓我忘記平時扮演姚謙的疲勞,同時也滿足別人對於一個變化中的華人中年的好奇。無論是在長途飛行的途中,或是徒步旅行的街道,也許在某個生意清淡的咖啡館裏,有個人找你說話,總覺得他們是被派來給你生命一點漣漪的特別客串角色,我大都欣然接受。在我許多的旅行中,去美術館一直都是一個必要的活動。有的是專程的安排造訪,也有的是純屬意外結緣,各有各的美好一面。但往往刻意安排造訪的美術館,行程總是過於緊張,許多閱讀都止於認識後的真跡膜拜。大部分的樂趣與獲得,還是要依賴事前事後的資料搜尋,以及書本的閱讀。我還是很喜歡無意間闖入一所小美術館所獲得的樂趣,因為沒有預期的收穫,總會多了許多主觀的聯想,那些原本在自己生命外的藝術品和藝術家,因為我無心的闖入它們的領域,於是它們也進入我的生命。我記得我認識張荔英先生的畫作,也是意外的收穫,因為工作之餘,必須在新加坡度過一個週末,於是在新加坡美術館度過了一整個下午,卻發現了這位來自中國,卻完全被中國遺忘的傳奇藝術家。她的一生中經歷的人與事,跨幅遠遠超過我所認識二十世紀華人藝術家裏任何一個人。上海、巴黎、香港、檳城間大半世紀的漂流,那傳奇的故事和留下來寥寥無幾美麗的畫作,因為那一次無意的邂逅,造成我這是十幾年來總是想著,如何可能我能為她做些什麼?
 
旅行真的是生命中另外一段小生命,我十分期待我往後的人生,能由這些小生命所組合而成,也希望在旅途中的自己,因為一個偶然,而讓另外一個旅人有些觸動。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