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的巴黎畫派

 

  因為從小就對於美術充滿興趣,所以在成長的記憶裏,只要刊載畫作的書刊總會吸引我,後來才知道那些做品大部分都是印象派的,也因為喜歡閱讀跟美術有關的資訊,漸漸的明白印象派對西洋美術是一個很大的轉折,同時它也讓世界的美術觀有了顛覆性的定義。而印象派的發源地在巴黎,我喜歡的畫作好像都在那裏創作的,於是漸漸就對巴黎有著強烈的好奇與想像,總覺得巴黎是這個地球上,聚集最多美麗事物的地方。無論是在時尚、在建築、甚至在觀念,巴黎總會以自己的觀點定義出美,這二十年因為工作開始需要來回於中國;更深刻發現了對整個亞洲西畫影響最深的也是巴黎,雖然中國美術有段時期是受蘇聯畫派影響,但在網內部探索依然推走到巴黎。在二十世紀初,亞洲各國重要的藝術家都受了巴黎的影響,或者在他們美術最重要的轉棙點都是在巴黎度過的。
 
  對中國來說,幾個重要美術家、教育家幾乎都呆過巴黎,徐悲鴻、顏文梁、潘玉良、林風眠、周碧初、龐薰琹、張荔英,他們都是中國美術史西畫的先驅,也因為他們的影響,讓整個中國人的美術觀有了接近顛覆性的轉變。當我讀到那段歷史的時候,印象派本身也正在做著改變,因為巴黎一直是個開放性的城市,不只是華人,全世界所有對於美術創作上勇於思索與改變者都會聚在巴黎。在那個城市裏,大家都用著自己的繪畫語言與想法,勇敢的描述眼睛看到的世界,因為在印象派裏所著重的是看到的感受,而非直述的精描。這些呆過巴黎的藝術家們來自不同的國家與民族,帶著屬於自己傳統血液裏的審美觀,互相刺激、互相交流。把原本光影描寫的印象派更繽紛多元朝內朝外的發展下去。我越來越有興趣這一時代的藝術家們,他們幾乎在同一個時期,來自日本、來自荷蘭、來自西班牙、來自蘇聯、來自波蘭的來自世界各地聚集在這一座城市裏,這是一段豐富而多彩的美術年代,現在我們習慣稱那個時期的藝術為巴黎畫派。而我對美術的收藏也總是從巴黎畫派開始,因為巴黎畫派影響近代亞洲美術是最直接而深刻的,每回看展這一群藝術家的畫作,總是很清晰的關聯著、對話著,每回把這些藝術家的作品掛在一起,總會看見屬於那個年代的美好。
 
  特別是越南美術,影響最深刻的除了華人就是法國,我很喜歡的一位越南藝術家黎譜先生,他早期的作品,就能很清晰的看到來自這兩個地方的影響,雖然他作品裏的內容,還是描述著屬於越南的人情世故,特別是他在絹上的彩繪,既有中國傳統繪畫文人氣息,同時還帶著典型法國印象派的色彩描述。就如同我最喜歡的藝術家常玉先生一樣,他的作品乍看是典型的西方繪畫,但深入的看進去以後,卻能指看到濃得化不開的華人美學思維。同一時期在巴黎的日本藝術家滕田嗣治,他與常玉亦敵亦友的關係,最初兩人的繪畫看似相近,生命卻讓他們發展出各自不同的方向,另外潘玉良和張荔英兩位女性創作者的作品與波蘭藝術家奇思林,乍看都有著相近的繽紛色彩,但細看兩人也都帶著屬於他們民族情感的用色法觀。如此類似這樣的對照,在巴黎畫派史上遊走讓我樂此不疲,十幾年過去了只要遇到與巴黎畫派有關係的書,我仍會興致勃勃的看下去。
 
  但是後來我還是對於巴黎畫派與華人間的關係感興趣,然而這方面的論述以及書籍總是缺乏,最近的描述只能找到六七零年代,巴黎畫派興起的抒情抽象中,兩位舉足輕重的藝術家,趙無極先生與朱德群先生。我曾今看過一本展覽圖錄,那是五六年前在巴黎市盧森堡公園舉辦的一場抒情抽象畫展覽,是由那群藝術家和他們在六七零年代的作品,做了一個回顧展,很明顯的感受到屬於那個年代脆弱和唯美的情感。最近幾年在整個拍賣市場裡,因為華人收藏實力的提高,同時對於華人西畫美術史的回溯,常玉、趙無極、朱德群德到了很高的關注度,這也造成關於巴黎畫派那一個階段有較多的資料重新被人挖掘與討論。事實上在他們之後,巴黎仍有許多優秀的華人藝術家在那裏創作著,例如唐海文先生也是我非常喜愛的藝術家,他的作品裏既濃烈又抒情,接近詩的況味。我也很喜歡張漢民先生的作品,他雖然重回寫實,但是描述的全都是屬於華人的哲學與禪學,內在更是抽象。另外一位一直被忽略的藝術家戴海鷹先生,更是近代巴黎畫派裏華人藝術家中最能感動我的一位創作者,我總覺得他能把光影與空氣凝固在他的畫作裏,就如同一篇好的文章,一段感人的音樂,他們最大的魔力就是把動人的瞬間給永恆了。只可惜近代在巴黎創作的華人藝術家們,因為藝術市場的忽略,所以一直未被重視,關於他們的創作與想法也少有資料可循。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