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的咖啡杯

   這麼多年來所有跟我在同一所辦公室工作的人,對我統一的印象大概有兩種:亂髮和手上的咖啡。說起我喝咖啡的歷史,久遠到記不清楚了,隱約只記得開始喝咖啡的兩個原因:因為低血壓的我,早晨起來總是清醒得太緩慢,容易引起偏頭痛。喝咖啡是我聽學醫朋友的建議後最有效的克服方法。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嚮往清晨一杯咖啡的氣氛,嚮往白領那份優越的自戀感。一杯咖啡在手,總是以為自己是一個清醒的工作者。就是這些原因讓自己不知不覺的中了咖啡的癮。於是這二三十年來,在自己的住家擺滿了各式各樣煮咖啡的器具,出外工作旅行,也選擇早餐咖啡煮的比較好的酒店去住,要不就非要在他們對街或附近能找到一家讓自己安心的咖啡店。回想起來年輕時的我總是比較浪漫,再加上容易聯想,去過的地方如果聞到了自己喜歡的咖啡味道,最後在記憶裏大都是以美好存檔。
 
   喝咖啡是一回事,盛載咖啡的杯子是另外一回事,我曾在義大利的鄉間看到盛載expresso的杯子,小到像一個小勺,也曾看到過巨大如碗的咖啡杯。當咖啡連鎖店盛行後,隨手外賣的咖啡紙杯也越來越多元了。綠色的紙杯代表每次的便利速成,暗紅色的紙杯就代表了英式的穩重,紙杯裝著咖啡慢慢形成了一種角色辨識的表面符號,許多商業電影常常利用,快速而直接的說明角色,好像告訴別人自己的生活忙到沒有時間坐下來喝杯咖啡,而在形形色色的咖啡店裏,除了各自說明自己採用了什麼樣的咖啡豆以外,每家店都在咖啡杯的使用上隱藏了自己的語言,每每遇到讓我激賞的咖啡杯時,我會猜想著這家咖啡店是個有品位的人經營的。
 
因為我喜歡喝咖啡,所以也買了不少咖啡杯,朋友也知道我有這個愛好,從各地收集了一些咖啡杯送我,我野會在家中招待朋友時,把不同的咖啡杯放著擺上一桌展示,讓朋友選擇,雖然我能提供的咖啡豆選擇不多,也因為咖啡杯的不同,朋友喝起來樂趣也跟著不同。最近在臺北家裏我最常用的我一個咖啡杯,也是朋友送的。那是琉璃工房所製作的一個帶著牡丹花純白的咖啡杯,容量十分大,很適合盛載美式咖啡,整個咖啡杯的造型帶著濃厚的東方符號,卻拿來盛載著西方的飲品,還挺符合我現在生活的狀態。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