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記錄旅行

Share

  陳綺貞有一首歌《旅行的意義》,我想這是很多人喜歡的一首歌。歌詞裏面描述一位喜愛旅行者他的女友提出的疑問。說實在當有人問我旅行的意義時,我可能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但是那位提問者心中自有答案,認為對方旅行的意義就是逃避她。若換個邏輯思考:提問者不是個物件而是旅行者平時習慣的生活,這首歌詞也是可以合情合理。因為旅行往往是暫時的離開,享受平凡生命中一小段不平凡的生活。人對於不平凡的生活絕對是充滿了留戀想要值得牢牢的記住,深深的留在心裏面的。可惜人腦是一個容量有限的記憶體。我們終將會被平凡的生活中的瑣事一點一點的抹去那一段不平凡的日子。也許只剩下一絲輪廓、也許最後只記得一點點蛛絲馬跡。這也是為什麼我在經過幾次旅行後,有了一個結論;日後無論到那裏旅行,我都會試著在沿途中記錄些什麼下來。
  旅行中人們最常記錄的方法就是拍照。觀光客手上的相機,似乎是一種必備的隨身工具與符號,我也不例外,在途中總是隨手就可拿起相機隨手拍下看到的風景;跟別人不太相同的是,我很少拍自己,這也許跟我的習慣有關係,我總是一個人旅行,所以總是不容易把自己拍在風景中,另外我常覺得我想要記錄的是眼前所看到的那一瞬間畫面,而那一瞬間常常是不包括自己的。常常是那些美麗風光在那個瞬間給我的感受,自己永遠是在鏡頭外的觀察者語感受者,面對著一切。如果跟家人或朋友一塊旅行,我也習慣置身鏡頭外,同樣扮演著拍攝者的角色,特別是錄影。因為記載家人與朋友在旅途中的狀態,有一點當紀錄片導演的掌控感,錄影可以把他們和我之間的情緒很忠實的保留下來,那帶著聲音記錄的動態畫面,許多年後再閱讀,依然可以感受當時的情緒。
  不過我最喜歡的記錄,是利用一個筆記本和一支筆,用它承載我在每一個旅行時間裏,因為種種原因的波動,心裏浮上的句子。說也奇怪有很多的想法,都是在自己不熟悉的環境裏才會產生。所以過往的旅行,我常常帶著還未完成的歌曲小樣,沿途試著重頭再寫,旅行對我來說是一個創作靈感的高峰期,它會洗刷掉舊時的偏見,增加了新的靈感,非常有效。還記得有一年在荷蘭旅行時,因為連著兩天都在阿姆斯特丹同一個區域活動,參觀阿姆斯特丹美術館和梵穀美術館,在重複看著梵穀與倫勃朗的名作之間,心中蕩漾出許多的感想,而這兩個美術館挨得挺近,我來回的走在這兩個美術館之間,借由步行的時候回味著剛剛看過的藝術品。記得那天下午陽光美好,美術館與美術館之間有一塊大草地,草地上有人踢著球、有人席地而坐喝著下午茶,我也跟著他們坐在草地邊上看著人們踢球,想著自己還沒想通的事。忽然之間我感覺到這是一個幸福的時刻,也發現到一個人旅行時,美好的心情無法與人及時分享的寂寞。突然的體會了宋詞裏“良辰美景虛設”的感歎,於是我隨手把心中感歎的一些句子記了下來,這些片段在不久後便成了我寫歌的素材。
  旅行中那些不在計畫裏,無心而隨手的記錄,回到平凡的生活中都成了珍貴的回憶。無論是照片、錄影或片段的文字,甚至有時候把聽過的聲音我也會錄了下來,記得我曾在林憶連的專輯裏,放了一小段我在法國戴高樂機場錄下的聲音片段,隱約吊機場裏聽一對法國情侶告別時呢喃話與,像詩歌一樣好聽極了,在那彌漫的人群吵雜的機場中,更有一種像詩一樣的情調。我也曾錄下紐約市地下鐵轟轟轟的空氣聲,也許是上一般地鐵遠去後留下的回音,也許是下一班地鐵入站前的先行躁動,每回聽到那一段錄音,就像聞到地鐵站的空氣中消毒水。還有笆厘島子夜的海浪聲,像極了人的歎息聲。
  旅途上總是有太多的事情值得記錄,你順手記下,它就在你的生命裏了,你不知道那一天會翻出來與人分享,你也不知道那個夜晚你會忽然的想念它,等你重讀那些記錄,時間就像未曾過去,地點也在離心裏咫尺之處,無論幸福或者寂寞,都是你自己的了。
Advertisement
姚謙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