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病中的況味

 

 

 

或許是因為時差,或許是水土不服,
太累了?還是著了涼。
旅途中,終於生病了。

 

你只能捲臥在床的一角,不能動彈,
欲振乏力,其實連”欲振”的念頭都無。
只能完全投降給那股超越自己的力量。
只要躺著的姿勢還不難受,動也無需的,
睜著雙眼,乾乾地環顧著眼光可及之處,
人們進來,對你說了些什麼;
人們出去,你閉上眼,睡了過去。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