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華人抽象與音樂

 

  藝術本身就是一種抽象的行為與結果,藝術家把想到的或看到的透過主觀的關點以某一形式下表達出來。詩人的詩句,音樂家的樂譜,舞蹈家的身體,畫家的畫布。美術更是藝術型式上最廣闊的一項,可以很接近表述者的看法很精准的無需語言就表達清楚,也能藉由美術這一平臺,表達連表達者都無法說明白的意念,這統稱抽象。
 
 抽象這名詞,本身就是個很籠統的統稱,特別是對東方人,因為對東方人來說;抽象裏頭分了很多意境上的層次。中國人早在美術上有了很元的表現,留白就是其一至今中西美術上常被使用的方法。這點在音樂上也是很廣泛的被使用著。
 
 然而華人在西方美術上的表現更呈現出,內在傳統與外來學習觀點,雙向不同的抽象基因混合的張力情調來,如同音樂在旋律與節奏的不同下參生的不同的變化。在朱德群的畫作裏,他揮筆如書法中草書行筆的律動,就充滿了節奏感,在如旋律般的色彩起落下,形成他獨有的情感。趙無極的話作就有了敍述性的情感,如旋律裏配上了詞句,在看似接近可理解的狀態下卻不斷延伸出更廣闊意義的可能,如同詠唱一段抒情詩般。趙春翔該是華人在西方美術上,以東西方抽象型式表現得最衝突性的一位藝術家,無論是在質才上或情感上,這常會讓我想起顧爾得的演奏與作品,精神上所引導出的神秘性是種很耐人尋味的抽象空間,非常吸引我。吳大羽先生的作品,流轉之色與跳躍之形完全可嗅出東方之韻,這點在情感上是很清楚。李仲生先生的作品就集中在心靈感受的傳遞上,這種東西方繪畫交融的表現形式上,李仲生的創作走出了一一種非折衷主義,陳蔭羆先生的作品就充滿了中國觀點的美學,無論在石碑或青銅上中國文字之美已在優久的歷史上累積出多樣的美,陳先生卻能以西方美術抽象的方式下再次表現出不同的美學來,譚盾先生的音樂是讓我最常與陳蔭羆對照聯想。魏樂唐的創作就顯出更純粹在文字本身的意義,再藉色彩與律動感擴散,美術獨特的力量因為采抽象的管道而更是加大,讓我想起黃河鋼琴協奏曲的氣派與渾厚。
 
 華人藝術家在抽象上的表現已漸漸的從華人的認同下,被西方理解,如同越來越多的西方人借著當代東方的音樂家的創作中,聽出了東方之韻。這些精神性的內在情感,往往不是言語所能準確的表達,如同音樂。因此抽象美術也如音樂般,可耐重複咀嚼,因時間不同而對照出更多的感受來。
Tags :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