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難以啟齒的事

 文/王偉忠

民國百年活動不斷,有的ok、有的挨罵,總算來到最後一天。上午看眾人騎自行車串成一氣繞著台灣,很有趣的活動,在人群中想起提出這idea的孫大偉,身為百年委員的他無緣參與百年活動,最後一騎,更像紀念!

跨年前幾晚,大女兒面有難色的說,「我有件難以啟齒的事!」「……什麼紙?」「啟齒!」壓根不信去美國讀書的她還記得「難以啟齒」這句成語,好不容易聽懂,立刻渾身冒大汗,「又想買什麼東西?」「不是啦!」「是誰!!」「唉呦!你在想什麼啦!」大女兒說,「今年跨年,我可不可以跟同學自己跨?」

眼前這十六歲少女,她剛出生那年,我在台北之音首度主辦了跨年晚會,這也是全台灣第一次舉辦封街跨年活動,她多大,我們就跨了幾個年,終於,她不想陪我跨年了……,假裝不在意的說「去問你媽!」男人就這樣,不管誰捅的樓子,都推給女人處理。

因此這個年跨得有點情緒,但煙火一放,什麼都忘了。站在101附近大樓往下看,明明煙火就在眼前,周遭一堆人卻寧可舉著手機透過螢幕看煙火。也許老派慣了,把手機丟一邊,怡然自得看著這個巨大柱狀體噴出火焰,噴一次、就不由自主跟著叫一次,不知道是感慨新年到了,還是我的更年期到了!

從十六年前台北之音與市政府第一次跨年,到現在各縣市都跨年,當年台北之音只是個小電台,我與台長徐璐想著過年該做些刺激的事情,於是結合電視台與市府來個另類嘗試,後來卻成主流。後來每年看同一批歌手在各縣市趕場唱歌,只顯得大家都沒創意。

創意來自另類,有兩種人可以走另類路線,一是擁有資源多的,因為已經做得很好,可以天馬行空做出新東西。另一種則是沒資源的,反而可以放手做些從沒發生過的事情,像當年台北之音。跨年的意義在大家一起做有特色的事,也許明年可以號召群眾穿同樣顏色衣服,或是一起做一件湊起來變得很偉大的事情。創意好,就能另類成主流。

跨年結束後,感覺群眾水準不錯,散場亂中有序,但地上的垃圾堆真嚇人!想起反貪腐紅衫軍數萬人上街頭,離場卻乾乾淨淨不留一點垃圾,煩惱著該怎麼改善現代小孩的生活習慣。尤其徵兵制取消後,未來男孩不當兵,台灣社會將進入另一種氛圍,企業將要負責培養新人,只是不知道該怎麼教下一代年輕人「團結」、「服從」或是不隨地丟垃圾,只能樂觀的想,他們,應該會很另類……

陪小女兒跨年時,忍不住得意的告訴她,想當年,全國第一次跨年是我在台北之音的時候主辦的,小女兒看了看我,回了一句「你少騙我!」….難以啟齒的是,我也只能忍氣吞聲,不然…明年她也不陪我跨年了。

本文出自今周刊

Tags : 名人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