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聽見靈魂裡的吶喊

Share

文/許茹芸

Advertisement

< allowfullscreen=”” src=”http://www.youtube.com/embed/8rK6TJyGAHw” frameborder=”0″ height=”315″ width=”420″>

無法收看YouTube的朋友請點擊這裡收聽本週秀秀推薦的歌曲:

http://video.sina.com.cn/v/b/75200688-1899445051.html

前陣子和 Mr. Rainbow 討論到一部偉大舞蹈家的紀錄片-

由德國導演文‧溫德斯 (Wim Wenders) 繼「樂士浮生路」之後又一紀錄片大作“Pina”。

在之前的「樂士浮生路」當中可以感受到溫德斯細膩地以古巴的音樂,紀錄著這些老樂手們的音樂靈魂。而溫德斯眼中的 Pina ,我感受到一種“無所不在”的精神,喜歡他讓舞者走出劇場,在“烏帕塔”的每個小角落(也就是Pina的創作造舞中心)舞著Pina的身影,無論在小公園 、游泳池畔、或是烏帕塔最有名的懸掛式捷運,這些全都在Pina 的創作精神裡。

有人說Pina 的舞蹈,是一種悲傷與幽默融合的身體語言,瘦弱的身軀,潛藏著說不完的故事。

喜歡她反覆不停的重複 一次又一次舞動著,那些擁抱貼近的自虐,垂墜的美 …。

舞台上的 Pina 不需要聚光燈,不需要大肆的喧譁,只要她一出現,你就會看到光亮。

在她的舞蹈中,我看到許多充滿不同挑戰無奈的人生,她讓痛苦與快樂交錯並又同時的存亡。

在Pina的舞蹈中你看到的不僅僅是一個舞動的身體,而是隱藏著許多靈魂深處的吶喊,為著這世界的快樂與悲傷的吶喊。

這則影片裡 Pina 的身體語言想表達的是人性潛藏在內心底部的慾望。

每個人都在尋求一個表達的方式來傳遞自己的慾望。

他表示這歌曲裡女人的歌聲,是進入男子內心世界的新語言,是他個人的願望。

然而現實世界他的立場,依舊是必須壓抑自己的,仍然是穿戴著整齊的西裝,必須如此克制的動作。

他內心滿溢的情緒,已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只能用他的靈魂,透過身體,

我聽見了靈魂裡的吶喊。

“The Man I Love”

Someday he”ll come along

The man I love

And he”ll be big and strong

The man I love

And when he comes my way

I”ll do my best to make him stay

He”ll look at me and smile

I”ll understand

Then in a little while

He”ll take my hand

And though it seems absurd

I know we both won”t say a word

Maybe I shall meet him Sunday

Maybe Monday, maybe not

Still I”m sure to meet him one day

Maybe Tuesday will be my good news day

He”ll build a little home

That”s meant for two

From which I”ll never roam

Who would, would you

And so all else above

I”m waitting for the man I love

歌曲簡介:

發跡於1960年的名編舞家碧娜.鮑許(Pina Bausch)出生於德國索林根(Solingen),她強烈的舞蹈風格,對德國的舞蹈劇場來說有著相大的貢獻與影響,其作品以各種對話與動作結合而成,帶著悲傷幽默而聞名。這首《The man I love》是由蘇菲‧塔克(Sophie Tucker)所演唱,也是Pina在1982年的經典舞碼《康乃馨》(Nelken)的主旋律之一。


許茹芸官方網站

許茹芸facebook

Advertisement
許茹芸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