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黃金,黃金,我愛你! (上)

二○一一年九月,黃金又攀升至一千九百美元價位附近。對即時擁有黃金的人,如今它像一道彩虹,幸福地彰顯財富;對始終拒絕黃金擁有貨幣的人,尤其是歐元及美元持有者,黃金每攀升一百美元,就代表新一輪的詛咒。

原來我們所擁有的,不過是紙鈔,不是真正的財富。

黃金在人類史上,始終擁有屹立不搖的地位。黃金最強盛時期始於維多利亞女王時代,金本位的貨幣政策使全球掀起了淘金熱。十九世紀,地球上多數冒險家,皆以淘金為最大的目標;而且成者為王,敗者為寇。

我羅東的曾祖父陳純精對羅東發展固然有著極大貢獻,至今羅東舊公園仍存放他的銅像;羅東最筆直的馬路之一,也以其名命之「純精路」。他身後不留太多財產給後代,反將大批土地捐給政府。我的曾祖母據說總坐大廳裡,告誡子女,這個家留給你們的,是世人的尊敬與風範,而不是有形的龐大財富。如果我的曾祖父生前唯一曾為自己做的惟一貪婪的大賭注,即是在金瓜石挖黃金。

數年前我至九份,路經曾祖父曾擲金的痕跡之地,洗滌金礦的泉池,一層又一層,看起來像人生一段又一段的陷落;人站高山頂上望下去,海一半藍,一半紅;當地人稱陰陽海。海面奇景即是當年淘金後的礦物質留下的沉澱物,它不只改變了海水的顏色,也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

曾祖父斷氣前,曾告訴最小的女兒,家裡大片土地已捐給羅東,而他原存的現金,因金瓜石淘金失敗已所剩無幾。他要姑婆記住這個教訓,人生不要迷惑金錢,尤其黃金,它可以讓你贏得一切,也可以使你失去一切。

我的曾祖父只是十九世紀淘金熱的一個小點;那個世紀的淘金熱潮席捲加州、加拿大、澳洲、阿拉斯加及南非……。

一八四八年加州發現黃金時,沒有電報、電話,消息傳得很慢。但到了一八五三年,已有超過十萬人湧入加州,其中包括兩萬名華工。這些華工在廣東被英法洋人半招半騙,帶著淘金夢,遠渡重洋,踏上一個雜草叢生之地。根據第一個發現加州蘊藏黃金的地主約翰.薩特(Johann Sutter)四十年後回憶,他剛踏上加州時滿山野鹿、野狼、麋鹿,他等先鳴槍嚇走了這些動物,才落腳下來。一步步開墾,七年後方成一塊可供人居住的薩特磨坊。本來他只想開個工房、製毯廠及鋸木廠,沒想有一天鋸木廠技師馬歇爾神祕地出現於辦公室,要求單獨見他,並立刻關上門。馬歇爾從褲袋裡掏出一團布,把布掀開,裡頭是亮澄澄的金泥;馬歇爾說:「老闆,我相信我們無意中,在山上找到了黃金。」

薩特聽到這個消息,並沒有雀躍,反而心中頓生禍害之念。他原是瑞士人,由於欠債面臨牢獄,一路逃至聖塔非這一帶。他開墾了許久,但並不擁有土地合法權;他只是一個假的墨西哥公民。果然後幾個月後,舊金山滿街傳遍了薩特磨坊山上藏金的消息;全城為之瘋狂!瘋到什麼地步呢?連學校皆關門大吉,老師、學生、小孩、校長都跑上山淘金。薩特的家園瞬間被一塊一塊佔領,任何人皆可踐踏入侵,因為「黃金遠高於王法」,更甭說高於道德。

十九世紀另一波淘金熱發生於澳洲,這裡本是英國遣送重大犯罪者的流放之地。但一八五一年二月二十一日,一名當地嚮導帶著英國「肥胖憨厚」的下層人物哈格雷夫騎馬至麥克利河(Macquarie River),突然發現河牀底下遍是黃金。五個淘鍋浸於河裡,至少有四個可淘出砂金。正如同舊金山北半球另一端的故事,不到六個月,消息傳遍雪梨,人人陷入瘋狂狀態,五萬人湧入了麥克利河。故事還沒完!當二百五十三盎司第一批產自澳洲的黃金運抵倫敦時,四分之一英國人開始搶著買船票前往澳洲。於是一個原本罪犯的逐放地,翻身成了「黃金聖地」。澳洲總督不得不承認英國法律對這批人的懲罰,等於免費把他們送到了金庫。而挖到金礦的粗野罪犯,則得意地宣告,自己從此已是紳士;「過去你是什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是什麼人」。

本文出自《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