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找個好「鄰居」

上週為電影「愛的麵包魂」到高雄參加首映,順路回嘉義老家眷村旁山頂老廟,替爸爸燒燒香。那天香火不鼎盛,沒什麼人,對著讓煙燻黑臉的老佛碎碎念,像與老鄰居聊天。念完,坐在桂圓樹下安安靜靜的,一年一次讓老佛暖暖心、跟「老鄰居」聊聊、晒一次冬陽,就足夠在台北溫暖一整年。

很多創作者的作品來自早就深埋在心底的種子,可能與生長環境有關、可能與家族背景有關,如果能在創作路途上遇到好鄰會撞擊出更多可能性,因此成立創作園區讓創作者多些「鄰居」,是有道理的。

像我曾訪問電影「陣頭」裡的九天民俗技藝團團長許振榮,他自小躲在宮廟神桌下滿腦子幻想,長大後真加入陣頭,收中輟生、立下嚴格的生活守則,一心想著把陣頭提升到表演藝術層次。他聽說文建會可以申請經費補助,只是要提企劃書,他不會寫,於是用說的,可惜評審委員聽了半天也聽不懂,無法幫上忙。

許振榮沒氣餒,他說在過程中體會到「讀書」的重要,不僅中輟生該讀書,他也想進修,於是一邊做陣頭、一邊讀EMBA,順利取得學位。後來他認識了同樣很喜歡陣頭的馮凱,馮凱媽媽是周遊,養父則是老兵,小時候也蹺課、也喜歡陣頭,只是馮凱後來拍電視劇去了。兩人聊聊聊,聊出了這部由馮凱執導的「陣頭」,成了春節檔票房黑馬,告訴年輕人陣頭到底是怎麼回事。

許振榮在創作路上不只擁有馮凱這個好「鄰居」,他還找上超馬選手林義傑。林義傑第一次聽到有人想帶著三太子跑撒哈拉沙漠,還以為遇到詐騙集團!後來聊著聊著,真執行了這個異想天開的計畫,七個團員包括很兇的殺妹扛著三太子橫越撒哈拉,還拍了紀錄片。

我猜,許振榮從小在神桌下長大,因此想法與旁人都不一樣,不服輸、不怨天,主動向外找鄰居,一同把夢做大。

有時候只要好好做、有想法,自然會吸引到好「鄰居」。像「愛的麵包魂」是導演高炳權的家族故事,他台大戲劇系畢業,先拍了電視版的「麵包魂」,溫馨小品很動人,各方主動加入,促成了電影版。

年輕水墨漫畫家葉羽桐也讓人想當他的「鄰居」。小時候我喜歡躲在媽媽眼中的惡鄰、我們眼中超級好鄰居租書店裡看漫畫、看小說,特別喜歡武俠小說插圖,幾筆勾勒,栩栩如生,英氣十足。後來看到鄭問的水墨漫畫又喚起這些記憶,總覺得水墨運用在漫畫上特別有魅力。最近一看到二十出頭的葉羽桐得到金漫獎的水墨漫畫作品「多情劍」,覺得他勾出了我心底的夢想,最近他出版新作「小貓」,總覺得一頁頁都是畫作,未來令人期待。

不過,「鄰居」也不能亂找,還是要找能激發熱情的,別找那種只會一鼻孔出氣的,不然,可就麻煩了!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