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繼承人生】中年男子的美麗與哀愁。(延伸推薦【型男飛行日誌】)

「中年男子」對我來說,是「很大聲」的同義詞。

譬如,在電影院裡,高談闊論他們對導演、編劇、演員們的意見。即使對方在螢幕裡,而螢幕在好萊塢就拍好了。他們總是大聲的發表高見,而且不管電影是否正在演出中。

「中年男子」在我心中,也是「抖腳高手」。

譬如,在餐廳裡,高談闊論著政策該怎麼改、仗該怎麼打、病毒該怎麼滅絕…的同時,腳,也來參一腳(即使腳本身就已經是腳了)。他們總是抖腳抖個不停,不管打扮正式或休閒。

「中年男子」還等同於「沒耐心」。

譬如,在擁擠的車陣中,他們就是會想辦法鑽。雖然弄半天也才前進五公分,他們還是要先鑽再說。

總之,他們似乎就是要讓大家看出他們當下心裡所感受的。但奇怪,當妳真要跟他們好好聊聊的時候,他們又會一臉不屑:『幹嘛?有什麼好聊的?』。

電影【繼承人生】裡的男主角,是個中年男子,有事業、有錢、和兩個女兒。他的太太,躺在醫院,昏迷著。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他的老婆一直有外遇。

活了這麼多年,他終於想要聊一聊了。

但顯然他老婆已經無法回應他,孩子們也以為這個老不聽人說話的爸爸,是不會和她們聊天的。其他的親友,也因為男主角總是忙碌,並且總是優雅又帥氣,所以根本也不覺得他有和誰聊一聊的必要。

這樣的中年男子,他該怎麼辦?

他們到底該怎麼開人生的第一次口,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需要聊一聊。』。就像一個和誰嘔氣的冷戰,開始緘默的那個,就注定把自己逼到有口難言的深淵。

他們到底在和誰嘔氣呢?為什麼都不說呢?為什麼寧願把自己活成只能在公共場所大聲的發表高見、在桌子底下大肆的抖腳、在排隊中拼命的往沒有通路的小縫隙中亂竄的焦躁狀態呢?

其實我對這樣的中年男子是很不耐的,即使長得像【繼承人生】男主角喬治克隆尼那般迷人也很難令我同情。

但是當我看著他,面對著他那變成植物人的太太說話的樣子,我竟然整個哭成了豬頭。

一句接一句,從來不開口,但一開口就止不住的那一字一句,從一如往常那種「說應該說的」,很表面的內容和姿態,漸漸的,掏心,也掏肺了。

對應他的一字一句,不管是憤怒、悲傷、質疑、告解…他的太太能回應的,只有沈默。

所以,他把想說的,全都說了。

喬治克隆尼演得好好,一場戲,就只有他與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太太。在這「one-man show」裡,他沒有擠眉弄眼噴眼淚,也沒有大吼大叫炫耀演技,他就只是「說」,非常單純的說。

突然,我發覺,面對他們,我們似乎說得太多了。

他們的心其實太柔軟,所以只好用銅牆鐵壁來保護。我們的回應,就是一次次的撞擊,剛好用來測試哪個地方還不夠堅固,然後趕快修一修,讓保護更完備。

這部講述事業有成的中年男人,面對人生轉變的電影,竟然層次如此細膩,看完讓人久久不能自己。

時代漸漸不同,片子裡這種壓抑、家庭事業一肩扛,並且用男子氣概撐住一片天的中年男子,以後肯定漸漸少了。或許我們真的要用更體貼的心,好好保護這些脆弱的、瀕臨滅絕的物種。

★電影簡評:



【繼承人生】The Descendants/美國/2012-02-17上映

完全沒有高潮迭起的場面,但其實暗潮洶湧。男主角喬治克隆尼的詮釋方式也是,看似面無表情,實則用力壓抑。故事很殘酷,但發生故事的地方,竟然是美麗的夏威夷,這樣的對比也很殘酷。

爸爸帶著女兒,開車尋找媽媽未來的去處時,除了沿途美麗如畫的景色外,還搭上輕快的歌曲為配樂,更是讓觀眾五味雜陳。

結尾的方式我相當喜歡,看著螢幕的我,或許也是劇中人看著的螢幕,真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最佳詮釋啊。

★延伸推薦【型男飛行日誌】Up in The Air/美國/2010-03-05上映



同樣講述現代人太忙,因而犧牲掉了家庭與自我的片,大都會試圖把觀眾帶向一個所謂「正確的方向」。但本片卻並非如此。

劇中男主角(喬治克隆尼飾演)老是獨自一人坐著飛機飛來飛去,寂寞是肯定的,也在改變與否中掙扎。但是當人生出現了一個轉機(個人認為對應「飛機」的設定,算是蠻有意思的。),可以改變未來的生活時,他的選擇令人玩味。

電影用大量的主述旁白,除了讓觀眾能了解男主角的心情之外,也成功營造了主角的孤獨感(只能自己跟自己對話)。聽著他不快樂的心聲,邊看著他在生活裡的每一次選擇,很諷刺、也很感傷。結尾的更是切中忙碌且疏離的現代人的要害,是必看佳作!

(圖片來自奇摩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