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原來,她一直是劉德華的家人

在過去那些繁星閃爍的採訪生涯裡,有一件事是我始終記得很清楚的。

那一年,劉德華在香港辦演唱會,我們台灣記者飛了過去,那一晚的宵夜,大夥兒跟華仔採訪兼閒聊。頓時間,有人問起他演唱會最後一場的特別嘉賓會是誰?原本我認為這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但原本笑著問答的華仔突然不說話了,再追問,他認真的板起了臉瞪大了眼,拋出這一句:「不說,不說,就是不說。」我感覺,鮮少對記者發火的他,如果繼續再被逼問這一題,應該就要翻臉了。

後來我得知,原來那一場的特別來賓是葉德嫻。20多年前,葉德嫻和劉德華在「法外情」演出母子之後,兩人陸續合作過多次,但觀眾往往記得的都是華仔本身或他身邊的美女,不太會特別留意扮演他家人角色的旁人。在過去的採訪歲月裡,我訪問過華仔很多次,也從未問過他跟葉德嫻有著什麼樣的特殊交情,但我總記得,在香港的那一晚,他對葉德嫻是有如家人般的緊緊護衛著。

昨晚去看了「桃姐」的試片,我心中不再有疑問,是的,他們是親人。只有像親人那樣的平實連結、深切體認,他們倆人才能把戲裡名為主僕關係、實則深如母子的家人情份詮釋得如此絲絲入扣。我不會說這對影帝影后「演」得真好,我只衷心認為,因為劉德華和葉德嫻彼此夠了解熟悉、惺惺相惜,並尊重這個劇本,所以成就了這一部纖細溫柔刻劃人性的精釆電影。

坦白說,劉德華的電影雖然超過百部,但真正讓我印象深刻的作品不算多。但他在「桃姐」出現的第一個鏡頭,我就被感動了。他在這部電影裡不帥不酷,皺紋和眼袋一樣明顯,裝扮樸實得真的有如修冷氣的工人,但他內斂的情感卻像海浪般襲捲而來,不曾停歇。

劉德華褪去光環依舊發光,絕對是葉德嫻的助力與功力。我很難用仼何形容詞描繪她的演出,因為那些形容詞都難以精準或足夠的形容,而她的角色,其實就只是我們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尋常小人物。

我看電影向來不太落淚,倒不是冷漠絕情,而是一旦懷抱著「看戲」的心情成份,多少就明瞭戲劇的起承轉合和遊戲規則。但昨晚,進場沒多久的我,雙眼就潰堤了,不想去擦拭眼淚,因為始終來不及。在我心裡,這不是電影,而是真實人生的縮影,很平淡,緩慢的,卻那麼的清晰的留下刻印。

這是近年來讓我淚水最失控的一部電影,這也是我最推崇的許鞍華作品。

圖片提供/山水電影

趙雅芬
初老熟女,曾任職中國時報很多很多年,外界通稱前資深媒體人,現職為娛樂產業新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