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前人種樹後人賞花

今年早與老婆約好賞櫻,上週想「盡盡孝道」,趁上班日偷閒,兩人沿著三芝大湖路往山上走。途中很醜,有萬年不拆的鐵皮屋與數不完的汽車機車維修店,但山上很美,滿山緋櫻,只是不解路人一大早看到我為何露出驚嚇表情,活像見到鬼。

三芝櫻花林是民國85年由花村祥鄉長所種,他曾在外地看到風吹雪的落櫻美景,希望家鄉也能如此,於是著手種樹,多年下來共累積了七十公里、一萬多株櫻花。俗語說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前人種樹,後人也才有機會年年看到花開染紅山丘的美景。

貪圖山上陽光溫暖,脫了外套自以為身體壯,立刻感冒,連假四天只能躺在家。也好,有空把手邊由老醫生陳耀昌寫的「福爾摩沙三族記」讀完,非常精采。

老醫生是國內血液權威,土生土長台灣人卻自然捲髮、毛髮茂盛,研究基因時發現家族遠祖有位「荷蘭查某」,好奇溯源完成這個荷蘭牧師之女、平埔族、漢人三族間的故事。

書中鄭成功將在麻豆社傳教的荷蘭籍牧師女兒賞給功臣陳澤做妾,展開了這段傳奇。故事前段還有顏水龍的畫作「傳教士范無如區訣別圖」可佐證,這幅畫作原掛在赤崁樓上,畫中主角范無如區是台語發音的亨布魯克(Hambroek),正是從荷蘭來台灣的傳教士,在赤崁樓遭鄭成功俘虜後,派他說服熱蘭遮城(今安平古堡)的荷蘭人投降。

邊看書,各種思緒飛舞。一直覺得老婆小慧家族長相帶點西班牙味,小時候還認識一位嘉義醫生的孩子,長相就是外國人,小時候只讀得到中國史,百思不解國人怎有洋味,最近讀些歐洲與台灣歷史,才知移民就像種花,凡走過必留下基因。猜想小慧先祖很有可能是佔領台灣的西班牙人、後來讓荷蘭人趕跑,接著漢人鄭成功來了,而女真族裔的滿清又來趕跑鄭成功的後代,算來算去,我的滿人祖先趕跑了她的先祖後人,只是三百年過去,沒人記得當年戰況有多慘烈。

歷史說穿了就是記得或遺忘,世界不大,可能228遺族的孫子愛上了當年鎮壓官兵的後代,可能當年激烈巷戰的國共兩黨官兵的後人,在上海又相識相戀了,可能荷蘭男孩看到台灣女孩便愛上了,因為男孩老老老祖母有個妹妹在台灣繁衍後代。當歷史變成一大橫軸,仇人也能成親人,前人如果不種樹、後人那有花可賞?

台灣這十年在媒體影響下,氣氛像最近的天氣、陰陰的,有心認真做事的人往往像女明星費盡心思打扮走上星光大道,卻遭毒舌批得一文不值,往後誰還想擔責做事?如果一種樹就挨罵,導致沒人願意種樹,未來別說賞花…只剩萬年不爛的鐵皮屋可賞….

研究完「三族記」,告訴小慧她可能有西班牙祖先,但看看女兒相貌,顯然西班牙基因,已經被我的女真族基因給消滅了!

本文出自今周刊

Tags : 櫻花